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重生狗血剧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好笑吗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好笑吗

重生狗血剧 | 作者:洒洒三点水| 更新时间:2019-07-05 10: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四十九章好笑吗

    一直到进门,俞真真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小说手打小说)

    小寒寒?

    俞真真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竟然会用这样的字眼来称呼詹子寒,而詹子寒竟然也能够忍受。实在是太伟大了。害俞真真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就这样呛在了喉咙里,咳嗽了半天。还好没有当场喷出来,要不然,对面就是詹子寒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真喷出了,俞真真不敢想象会发生惨剧。

    詹子寒看着俞真真肩膀一抖一抖,捂着嘴。自然知道她所为的是哪一出。

    该死!

    都是蔚近夏那家伙。

    只是,有这么好笑吗?

    “要笑就笑,憋着不怕得内伤吗?”

    詹子寒没有好气地说道。

    而他这一句话一出,本来就忍得很辛苦的俞真真彻底破功,哈哈地笑倒在了沙发上。不行了,她再也忍不住了。

    看到在沙发上笑得打滚的俞真真,詹子寒的嘴角反常地竟然微微勾了起来,只是,笑得浑然忘我的俞真真自然是没有发觉的。他走到俞真真的身边,蹲了下来,和俞真真的脸平视,语气相当地和善。

    “很好笑吗?”

    这语气也太亲切了些,亲切得都完全不像詹子寒。俞真真感觉有些不太妙,想否认。可是,却像被武林高手戳了笑穴一般,就是停不下来,她只能连连摆手,但在空中一个劲儿飞扬的笑声却无疑将她出卖得极为彻底。

    詹子寒眼睛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深沉,很好,他可是给了这个女人最后的机会,她竟然一点儿也不珍惜,那也怪不得他了。詹子寒猛地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牢牢将俞真真的腿固定在他的膝盖之下,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了一把鸡毛掸子,对着俞真真的脚心,轻拂起来。他的语气不是平常的冷淡,也没有嘲弄,而是十分地轻柔,轻柔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想笑就笑吧,不要客气啊。”

    天气虽然转凉,但也还不是太冷,俞真真的脚只不过穿了丝袜而已。那薄薄的一层,紧贴着皮肤,一点儿也起不阻隔的作用,鸡毛掸子的触感简直是一丝儿也不打折扣地感受了个彻底。俞真真本来就笑个不停了,这会儿哪里禁得起,她拼命地挣扎,可一来是笑得都没有什么力气了,二来是詹子寒抓得紧,到最后,俞真真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肚子也痛,只得一个劲儿地求饶。

    詹子寒见俞真真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差不多已经处于垂死边缘了。觉得这样的程度应该足以让这个女人记住这次的教训了,这才大发慈悲地放开了她。

    “起来,去做饭。”

    俞真真这时候哪还剩一点儿力气,但詹子寒的话她可不敢当做耳边风,再来一次,她可真受不了了。她抓着沙发背,千辛万苦地想挣扎起来,只是貌似不太成功,好不容易起来了一点,最后又没力地倒了下去。

    詹子寒看不下去她跟虫子似的蠕动个不停的样子,伸出手,一把将她拉得坐了起来。

    俞真真疑惑地问。

    “刚才不是吃了午饭吗?”

    虽然詹子寒是个饭桶,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饿了吧。

    “叫你做就做,废话什么。”

    詹子寒的语气一沉,俞真真的头皮就有些发麻了,危险!还是避开为妙,俞真真以**机的速度迅速射向了厨房,嘴里还不停地唯唯应和着。

    “好,做饭,我做饭去。”

    也只有在吃饭的时候,这个饭桶的心情最好了。

    俞真真决定还是先将这个今天随时处于崩溃边缘的男人安抚下来再说,不过,小寒寒?呵呵,俞真真又捂着嘴笑了起来。

    俞真真进了厨房,詹子寒拿起了刚才扔在茶几上的书,回了房,将书往床上一扔,自己也往床上一躺,想起刚才的情景,突然不知道自己刚才在做什么?挠脚心,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会做这么幼稚的事了?可是,想到俞真真刚才的凄惨样,不知道为什么,越想越好笑,竟不自觉得笑出了声。笑声刚一出,却又迅即收了回去,詹子寒抚额,果然,跟白痴住久了果然也会受到感染。竟然会为这样的事计较,开心,真是有够无聊的。詹子寒甩了甩头,拿起床上的书又看了起来,很快就投入其中,将刚才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

    俞真真想刚才中午已经吃过了,因此就只简单地煎了点水饺,拌了点凉菜,打了个汤,就叫詹子寒出来随便吃了点。詹子寒也不是真饿,学生餐厅大厨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比起来,他更喜欢俞真真做的家常的东西而已。吃饭的过程中,俞真真仍有些心有余悸,小心翼翼地,看到她那个样子,詹子寒发觉自己又有些想笑了,这女人,明明只有老鼠般大的胆子,偏偏又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只是,这个女人的胆小跟那种畏缩的胆小似乎又有些不一样,她的眼里没有那种胆子小的人常见的惧意和怯意,眼神清澈而明朗,真的挺有意思的。只是,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怎么会养出俞真真这样的性子,也是一件怪事了。

    饭后,两个人就照旧各回各房了。俞真真想着天气也要变冷了,就将秋季的衣服都拿了出来挂着,准备周末的时候洗洗晒晒,看到有些衣服都皱了,便想着得买个熨斗回来了。以前蓝玉真的衣服挺多的,虽然大多数跟俞真真的风格不怎么合,但也不能浪费了。或许有些场合还是穿得着的。

    然后,又想起依依的生日也不远了,每年的生日,俞真真都会送意依生自己亲手织的毛衣、手套和围巾,算起来,现在也该动手了,要不然就来不及了。想到就做,俞真真于是又出去买了毛线,开始忙乎了起来。

    詹子寒到差不多晚餐的时候才出来,往沙发上一坐,就发现了被俞真真扔在一边的织了一点儿的毛衣。詹子寒拿了起来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许多年没有看到有人亲手织这个了。毕竟,现在这个年代,买的毛衣又好看样式又多,还有谁会花上好几个月的功夫来织这个呢?没有想到俞真真竟然还会这个。詹子寒抚摸着那只织了一点的毛衣,果然还是手织的比较好,就这样摸着,都让人觉得很暖和很暖和。

    只是,这是织给谁的呢?蓝家应该没有人会让她花这个功夫才对。詹子寒思索着,倒一时忘记了俞真真今天怎么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做好饭的事。

    俞真真织毛衣织得忘了时间,她就是这样,专注于做某一件事的时候,经常就会别的事情忘记了。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比平常晚了半个小时了,她将东西往沙发上随便一扔,就冲进了厨房,只希望今天詹子寒不要跟平常一样准时才好。虽然这种机会简直是微乎其微,至少到目前为止,詹子寒一次也没有迟到过,每天准时六点半出现在餐厅里。

    俞真真心头忐忑,只能尽量捡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菜做了,还将前几天腌的小黄反也捞出来凑了一碟。等她好不容易准备好时,也比平常慢了快二十分钟,詹子寒没有到餐厅不说,竟然还一声不吭,这可不像他。俞真真准备去叫他,走到客厅,才发现詹子寒就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吃到脚步声,詹子寒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今天的晚餐可真早啊?”

    俞真真理亏,的确是自己今天误了时间。没有特殊情况,詹子寒的三餐时间是早上七点、中午十二点半、晚上六点半。当然,放假的话,早餐就是九点了。这个人仿佛定了闹钟似的。俞真真无话,微垂着头,十分恭顺。

    “这毛衣,你给谁织的?”

    “依依。”

    俞真真下意识地回答,待说完之后才又想起詹子寒又不认识意依生,刚想说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相依为命的人,幸好及时想起自己现在的名字可是蓝玉真,于是改口说道:“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

    “很好的朋友?”

    詹子寒重复了一句,语气有些奇怪。但俞真真还没有想明白是哪里奇怪,詹子寒却已经转身朝餐厅走去了。反正詹子寒在想什么俞真真可不以为自己搞得懂这种天才的思维,于是,赶紧小跑两步赶在詹子寒的前面给他盛了饭。

    “今天晚上不是有迎新舞会,你不去准备吗?”

    吃过饭,詹子寒看完了新闻,看着坐在一边织毛衣织个不停的俞真真问道,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还老神在在,一点儿出发的动作都没有。

    “我不打算去。”

    俞真真头也没有抬,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半点儿停顿。俞真真对跳舞还是挺喜欢的,不过,她不太喜欢跟不太熟悉的人跳。而在那样的场合,如果一个人呆在一边又有些奇怪,旁边的人也会想办法拉你入水。俞真真知道自己不擅长拒绝别人,于是,干脆就决定不去了。

    “喔。”詹子寒应了一声,仿佛不经意地说道:“不参加迎新晚会的人,要负责班级卫生一个月,你知道吗?”

    “什么?”

    俞真真大惊失色,什么时候有这种规定,怎么没有人告诉她?

    她慌张地看了看墙上的壁钟,已经七点半都过了,俞真真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房间里乱转。

    “怎么办?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一个月的卫生,虽然俞真真不讨厌打扫卫生,可是,那么大的教室,那么多的桌椅,一个月,那简直是非人的折磨啊。

    “怎么办?怎么办?对,打的,打的应该还来得及。”

    俞真真拿起钥匙和手机往口袋里一塞,就准备往外冲,却没有冲出去,原来詹子寒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她的胳膊。

    詹子寒将一个东西往俞真真的手里一塞。

    “开我的车去吧。”

    俞真真感激地笑了笑,也没有客气,就往电梯直冲了过去。

    詹子寒摇了摇头,还以为这女人真有这种觉悟了,原来不过是个糊涂虫。只是,有人穿着T恤、牛仔裤去参加舞会的吗?那些人看到俞真真的脸色,想必十分精彩。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