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二百一十章 向导左力安渡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一十章 向导左力安渡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老人阿渡无动于衷的表现让一旁的店铺老板着急的不行,他之所以对于这件事很是热衷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如果阿渡答应了楚天禄的要求,那么打人的那件事也就算摆平了,他也就无后顾之忧了。

    老人阿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我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安拉显灵了,如果再让我去一次的话,他还会保佑我吗?”老人这话有点像和自己说,又有点像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年轻人,你的意图我多少能猜出来点,你们如果不是想去那个地方的话,你们也不会找上我。

    但是我要和你们说的是,那地方是真的不能去的!!那里已经被胡大诅咒过了,从来就没有人能从那里活着回来的。

    我老头子还有一个孙子等着我给他治病,要是我死在了那里,我那可怜的孩子可怎么办才好啊!!你们不要为难我好吗?”阿渡老人说话时眼中自然流露出了一丝恐惧,然后虔诚的伏下身体,额头紧紧的贴着地面不肯抬头,就好像他担心说这些话的时候触怒了胡大会给他降下灾祸一般。

    原来阿渡老人的儿子从小就跟着他为别人带路,长大后也在当地成为了一名向导。但就在一年前,他的儿子突然暴毙,留下了一个只有七岁的孩子阿曼。

    阿曼在他父亲暴毙之后的第二天,也得了一种怪病,全身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气,因为当地有不少人都是游牧为生的,他们对于身上有异味的人并不排斥,所以也没有得到重视。后来他身上的臭味越来越重,并且神志也开始不清。

    阿渡老人就发慌了,带他到处去医治,但花光了家里这么些年积攒下来的积蓄也没有看出病因所在,最后医生建议他凑钱去首都医治。

    后来阿渡一度认为是自己触怒了胡大,是胡大把灾祸降临到了他的儿孙头上。一度不再去当导游。

    但他为了给孙子筹钱,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再次做回了老本行。阿渡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老导游,所以找他的人也很多,出的价格也高。

    但他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能去被胡大诅咒过的地方。

    楚天禄和老黄谷听完阿渡老人的话,面面相觑!!他们这次之所以先行过来,原打算是截住老黄谷的那帮老部下,到时候再做打算。

    现在那帮人拿着地图已经走了,现在唯一的线索是秋雨手里的那本从上座墓里带出来的笔记本,楚天禄到现在还不知道最终目的地到底在何处。

    但阿渡刚才说的那番话的意思,很显然他知道一处很神秘的地方,这地方神秘到让这位经验丰富的老人都产生恐惧,那么说不定就是这次的目的地。这也算是楚天禄歪打正着,因祸得福了。

    “这位老哥哥,您说的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们并没有说出来我们要去哪里?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们是要去你说的那个地方呐?我们不过是来寻人罢了,你也不要多想。

    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说实话我这次来也是为了我的亲人,他跟着一群人到了这边,很有可能是进了沙漠,他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要是能帮我这次的忙,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老黄谷说道最后,声音中明显带着哽咽。这倒不是他刻意装出来的,他也是说到了自己的伤心处,那可是他唯一的血脉啊!!

    其次老黄谷在盗墓界的名声也不是浪得虚名,他以往寻墓探穴时,很多也都是通过地方人的只言片语中揣摩出来的线索从而找到了沉睡千百年的墓葬,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次这位阿渡肯定能帮上大忙。所以也就动之以情,意图打动这位有软肋的老人帮着走一遭。

    可能是老黄谷的话触动了阿渡老人,一直伏地不起的他缓缓的直起身子,脸上带着狐疑开口问道:“你们真的不是去那里的?如果是的话,我劝你们还是趁早打消念头。那里真的只有魔鬼,只有受到胡大祝福的人才可以从那里活着回来。”

    “老人家,我们怎么可能骗你呢?我们真的是来找人的。我可以向安拉发誓,如果我们说的话有半句谎言,就让胡大诅咒我们。”楚天禄见阿渡的话锋有所放松,赶紧给他吃一颗定心丸。他知道,这里的人最相信安拉,只要向他发誓,基本上别人都不会再质疑你说的话。

    楚天禄之所以这么做,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说谎,他们就是来找人的,老黄谷是来寻他儿子,而自己是找二叔,这样一来,自己句句说的都是实话,所以也不存在犯誓之说。

    “你们能出多少钱?阿渡叔的孙子现在急需一大笔钱送去大医院,要是你们给的起的话,他会去的。”店铺老板见楚天禄都已经向安拉发誓了,他也来了底气,开始为阿渡老人讨价还价了。

    “这样吧,我们现在并不知道老人家的孙子需要多少钱的治疗费用,我就开价人民币两千块。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回来还可以加点辛苦钱如何?”楚天禄的话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老黄谷都吓了一跳!!两千块人民币!!!这笔钱在国内也不算一笔小数目了!!要知道国内刚刚时兴的一个豪称叫“万元户”啊。家里有一万块钱的在稍微偏僻的地方都可以称上巨富了,更何况比国内要落后很多的这里呢!!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楚天禄随口就给出这个价,如何不让他们震惊呢!!

    楚天禄本可以不用出此高价来着,但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所以想一开始就牢牢抓住阿渡老人的心理,让他以后舍不得反悔。

    而老黄谷此刻一把把楚天禄拽到一边,一张老脸皱的快成了包子了,细声责怪道:“大侄子,你这么做可能要坏事!!!你给这么多钱,完全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是在告诉他,这次的事并不简单啊!!”楚天禄一听立刻反应了过来,心中也暗怪自己经验不足,要坏事。

    果然,震惊之后的阿渡老人开始推脱起来:“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孙子看病钱我另想办法!!不是我不帮你们,你们来的不是时候。要是去别处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们,但去沙漠现在不是时候。

    现在正处于风季,有的时候一天要刮好几场大风,这些都还好说,准备充分的话,还可以避过去,但要是遇上胡大发怒的话,就算一座城池也会在瞬间被风沙掩埋的。这事我不能答应。如果实在要我去也可以,等两个月之后。”

    “老人家,你这不是完全在耍我们吗?你不是刚刚才领着一帮商人穿过沙漠吗?怎么此时又说风季不能进入沙漠了?”楚天禄此刻心中也有了一丝怒气,一方面是怪自己毛躁,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这是好意帮他,特意给他送钱,他反倒不领情。

    老黄谷见楚天禄此刻的语气有点强硬起来,用手抵了他一下,让他不要把事情弄僵,轻声说道:“大侄子,沉住气,正道不行咱们走偏门。你忘记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吗?

    我看这老头面色泛青,两眼无光涣散,瞳孔难聚,且山根有断裂之像。这是阳宅分水陡然破败所致,乃主大凶。现在他的孙子重病不起,这正应验了他此刻的面相。咱们何不从这里下手?”

    楚天禄经老黄谷这么一说,心中不由得又燃起了希望。楚天禄最近跟着老黄谷是真的学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而且他那张茅山录志也有相关的记载,现在仔细一看老人阿渡的面相,还真像老黄谷说的那样。

    只是不知道本地人相不相信咱们渊远流传数千年的神秘诡学。楚天禄心想,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争取一下看看再说。

    “老人家,救人如救火,你说他们能在沙漠里等我们两个月吗?”

    阿渡一脸不以为然,根本不为楚天禄的话所动,此刻居然有要离开的意图。

    楚天禄赶紧走过去挡在门口继续说道:“这样吧,我们和你做个交换,如果我们能帮你把你孙子的病看好,你就答应做我们的向导如何?”

    店铺老板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楚天禄,他以为眼前这位年轻人可能脑子刚刚被揍出了问题,开始语无伦次了。

    “阿渡叔,你要是不能答应他们,就赶紧赔钱让他们走吧!!他居然说能治好阿曼,连大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让你放弃治疗。这两人看来是疯了!!”店铺老板的话音中都带着央求的口吻了,他真的担心要是楚天禄被打傻了,他也是脱不了关系的。

    所谓病急乱投医,老人阿渡听说楚天禄能治他的孙子,整个人微微轻颤了一下,就像楚天禄说的话触动到了他某一处神经一样,整个人也来了精神。

    “年轻人?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要是真能治好我的孙子,我就豁出这条老命也一定跟你们走一趟。”说这句话的阿渡情绪显然开始有些激动起来。

    楚天禄心虚的点了点头,他毕竟没有为别人做过这种事,当他看老黄谷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时,心底又多了一份底气。心想:有这老家伙在,应该没问题吧!!

    “老人家,你能不能先带我们去你家里看看?”

    “我叫左力安渡,他们都叫我阿渡,你也可以叫我阿渡。只是你们看病不看人的吗?为什么要去我家看?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