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二百零一章 哑鳖叙述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零一章 哑鳖叙述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哑鳖自从进入旅馆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晚饭也没有出来吃。

    当楚天禄叫来旅馆一位年轻的服务员打开哑鳖的房门的时,他看见哑鳖正静静的站在窗前往外凝视。

    也不知道他是没有听见开门的动静,还是他根本就不在意是谁进的屋,哑鳖一直保持着一个肢势一动不动。那模样就像是一尊亘古不变的石像,外界与他没有一点关系一般。

    服务员打开门后,看见房间里站着一个人,一脸惊讶的刚要出声询问,就被楚天禄及时制止了,并示意她离开。

    那位年轻的服务员见状也就没有出声,不过从她的脸上不难看出此刻她的内心肯定是存在抱怨的。

    在接到楚天禄的指示后,她又回头看了看房间里的哑鳖,嘴唇轻微上撇并无声的嘟囔着,看情形应该是对房间里的哑鳖不开门让她亲自跑一趟存在着极大的不满。

    服务员离开后,楚天禄轻轻的关上房门,没有说话,来到哑鳖身旁与他一起看向窗外。

    此时外面已是华灯初上。

    这个边境小镇算不上繁华,不过也算热闹,这可能与它独特的地理位置有关。在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中有一大部分的人是倒爷,他们穿梭于两国之间倒卖两边的特产赚取中间的差价,一年下来赚来的利润也是相当的可观的。

    楚天禄与哑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窗前,好像都已经忽视了对方的存在一样。就这么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一直保持不动的哑鳖终于还是开了口。

    “你为什么相信我?”

    “不知道!!”

    两人短暂的交谈过后又陷入了之前的沉默中。

    此刻的楚天禄心中其实有很多话想问哑鳖,但看着眼前的哑鳖又不知如何问起。或许此刻哑鳖的内心正在考虑如何向自己说一样。

    “我叫吴释诅。那位老人之前说的那些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说的清楚。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有与人成为过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对于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称为。

    有的时候,我甚至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一位正常的人类!!那天那位老人说的话让我又陷入了这个让我困扰多年的问题当中。”

    楚天禄默默的听着哑鳖的叙说,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酸楚,他从哑鳖的话中听出来的是一种沧桑与深深的落寞。

    楚天禄怎么也想不到,这位看着比自己还年轻许多的男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他如此的孤独感。

    哑鳖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从窗外收回,沉默了一会后继续说道:“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吧?是不是特别好奇我是怎么知道陆老六深藏内心的秘密的?

    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帝王他为了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诸多手段使用至尽也没有能达到效果。

    在他的希望消磨殆尽时一位术士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还有一个办法可以长生。

    此时的帝王顿时又重拾信心,为了达到自己长生的目的,他万事都以术士的话为主,哪怕是倾全国之力。

    而不曾想这位术士其实乃是居心叵测之辈,他利用帝王的贪婪之心,暗地里是想达到自己的私心。

    这一切帝王一无所知,当所有事都按术士的方法进行之后,帝王的寿命果然有所延长,但其后果确实沉重的。

    帝王的儿孙相继离他而去,此时的他还一直沉浸在自己能够长生的喜悦当中。只到有一天另一位术士的路过他家宗祠时说了十四个字,这位帝王才幡然醒悟。

    这位术士说:骑龙煞局,主断子绝孙,此乃绝户局。

    当此话传到帝王的耳中时,他龙颜震怒,当即下令捉拿此人要当众处死诅咒自己之人。

    可没想到的事,就在帝王的命令还没有送出大殿时,那位术士自己主动的来到的殿前,说可以为他化解危局。

    此时的帝王那里有心事听这些,立刻把他关进死牢,等着第二天午时在市口给他千刀万剐以示那些居心叵测之人。

    术士好像早知如此,并没有反抗,又说了二十八个字。

    骑龙煞局聚阴气,偷得瑞气享后世。子孙折损增阳寿,一百有三归尘里。

    一旁有大臣听出这几句话的含义,立刻出言相劝帝王,让其先审问一下,免得铸成大错。

    帝王虽不以为然,但也想听听这位狂妄之人到底是为什么才敢口出妄言。于是术士就被押到了大殿之上。

    此时的帝王已经活了一百有二,离他一百零三岁就差几天了。那位为他祈寿的术士也早已在多年前建造成最后一座暗冢时以身祭了神。因此,帝王还重重的封了他的儿孙,让他们永享富贵,世袭爵位。

    当帝王问术士为什么不要命敢胡说八道时,术士哈哈一笑说道:身为术士者杀人岂能用刀,你的王冠已经被诅咒了。

    为你的儿孙筛选墓葬的那位术士现在可还在?这些年你的族人中为什么死的只有你的儿孙?

    这位同行真是玄门高人呐!!他的骑龙煞局布局之大,规模堪称惊世。也正因为这样,一般的人是不会窥得其中的秘密的。

    我就说一点,在你的族人中,为什么只有你的儿孙相序离奇死去,而其他的旁支却都是正常死亡。

    我告诉你,这全拜这骑龙煞局所赐。这位高人通过自身手段,把自己家的命脉骑葬与你的龙脉之上,从而可以偷得祥瑞之气庇佑儿孙。

    如果我所料不差,此人定是犯了天忌,如果不寻得瑞气守护自己的家族命脉,他家定会从此消失与世。

    而你之所以能活这么久,其实不过是他在煞局中给你留了一线生机,从而让你深信不疑,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此人用心险恶程度也真让人叹为观止啊!!

    据我勘察,你的寿限本应该是在八十四岁,你实质上是用你的嫡氏子孙的寿元维持到现在。而今,你的儿孙已经一个不剩,而你的族人旁支也将受此局影响,会相继暴亡。

    但他们的死对于你的寿元不会起到一点的效果,因为他们瑞气不足以支撑你的消耗。所以我看出一百零三岁将是你人生的终点。

    如果你不立刻采取措施,你的家族也将会在你死后遭遇灭顶之灾。我为什么敢冒死说出真相,不过是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你前世的大善变成今世的大恶罢了。

    术士的一番话不仅没有引起帝王的重视,反而让他勃然大怒,下令将其带到大狱等候极刑。

    这番话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重视,但有一人却心中满是吃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帝王族氏的内侄。

    他当着帝王的面不敢对术士的话加以评论,但退出大殿之后,他第一件事就伪装去了死狱,想把事情问个清楚。

    他并不担心帝王的生死,他担心的是整个家族的存亡。以刚刚殿上所见,这位王权统治者很明显对于家族的存亡并不在意,他只在意自己能够长命不老。

    要是真如术士所说的那样,那么这也将是他们家族存亡的关键所在了,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那么下一个暴毙的就可能是自己的儿孙了。

    当他来到监狱并没有直接去见那位术士。而是从密室中偷偷的窥视,当他看到那位术士的面部表情时,十分的惊讶。因为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惊恐或者慌张和害怕。

    这也让他产生了迟疑,难道这术士真如帝王所说是个疯子?不然的话怎么会身在人人闻之惊心的死牢中表现的那么的淡定从容呢?

    要知道,他冒死偷来死牢看这位术士本就是忤逆之罪,如果这位真是高人的话,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指点从而拯救了整个家族的话,那么他这个险冒的还算值得。

    担要是此人只是个瞎说八道的疯子的话,自己毁了前程不说,弄不好还会招来灭顶之灾也说不定。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位术士开口居然独自开口说了话。那话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针对自己说的。

    要想避此祸,寻根是首要。改名或换姓,可为权宜计。

    当他听到那位术士如此一说,心头一阵剧震。很显然,此话是讲给自己听的。

    他纳闷自己躲在暗室中,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存在的,难道他真是高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不去找他问个究竟,等明天处以极刑之后,自己哪里还有机会一问究竟呢。

    于是他决定赌上一赌,要知道,古人对于这块是深信不疑的。

    当他来到术士面前的时候,令他意外的是他居然又不开口了。只是和他说了一个地方,让他去寻找那人。

    无奈之下,他只得退出牢房,连夜赶往他说的地方,因为几乎全是山路到达之时已经是黎明时分。

    当他回头看向来路,发现已经到了山顶,只见到处峰峦叠嶂,云雾缭绕。山上奇岩怪石林立密集,大小溶洞深幽迂回,灵泉圣池星罗棋布,曲涧溪流纵横交织,绿树蔽山,青竹繁茂,不由感叹此处真乃是世外桃源之境。”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