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二百章 老黄谷的感叹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章 老黄谷的感叹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老黄谷将脸扭转,看向楚天禄,这也是他上车之后第一次把视线从哑鳖身上移开。“大侄子,你相信我吗?”

    “黄叔,这话怎么说?我当然相信你啊!!在场的每一位我都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的。黄叔,都是自己人,有话你就直说吧!!”楚天禄不知道老黄谷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心焦异常。

    “好。”说完,老黄谷再次把视线转向哑鳖,眼中充满着警惕,冰冷的说道:“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死气,我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人,不过我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

    “哈哈哈!!老黄头,你不要妖言惑众好不好!!!他不是人??你可真逗啊!!他要不是人的话,咱们车上岂不是都……”泥鳅就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的气都喘不匀称了。

    楚天禄听了老黄谷的话,心头微微一震。他与泥鳅一样,也不太相信老黄谷说的话。

    泥鳅之前一直都在福建,根本没有和老黄谷相处,他并不知道他的厉害,但自己这一阵子与老黄谷相处中,他对老黄谷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老黄谷在玄学那块真的是有很深的造诣的,还有就是,老黄谷没有理由好端端的诬陷一个他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想到这里,楚天禄的一颗心开始不住的往下沉,不由得也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哑鳖。

    一直处于石化状态的哑鳖此时刚好也看向楚天禄,就见他语速平稳,不焦不急的对楚天禄说道:“你相信我吗?”

    哑鳖果然是哑鳖,这个时候他一点都没有出乎楚天禄的意料之外,他还是那么的惜字如金,但这次说的这五个字所显示的分量显然不同。

    楚天禄抿了抿嘴,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给了哑鳖一个回答。

    车上要说相信哑鳖的人除了楚天禄还有泥鳅,毕竟经历过生死所产生的感情是刻骨的,哪怕他真的如老黄谷说的那样又如何呢?

    哑鳖得到了楚天禄的答复之后,再次闭上了眼睛根本不管老黄谷那双怒目中射向自己的凶光。

    老黄谷眉宇间的褶子越叠越皱,很快就显出了一个深深的川字,很显然他此刻内心是不平静的。

    老黄谷刚要再说话,被楚天禄一把给拉了一下,小声的对他说道:“黄叔,此事咱们慢慢说,你不能相信我吗?我可以保证我这位兄弟绝对没有问题。”

    “我也保证这家伙绝对没有问题,老黄头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泥鳅也此刻也急着为哑鳖作保。

    “好!!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希望等下他能给我一个答复。虽说我不是道门正宗,但除魔卫道之事也是义不容辞的。”老黄谷说完之后,狠狠的看了一眼哑鳖就扭头看向车窗外的夜色不再出声。只是他的右手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腰间的那个包裹左右。

    因为楚天禄知道老黄谷担心儿子,这一路上基本都没有耽误,经过三天时间,他们终于来到了边境小镇。

    一路马不停蹄地的跋涉,车上的几人早就已经精疲力尽,当他们来到与前一批队伍约定的地点时,楚天禄见到了瞎子徐三口中提到的潘德。

    潘德,三十多岁,长沙人,不过他并不像典型的南方人那样长的小巧玲珑的,反而有点像北方人那样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一看就是一位彪悍的狠角。

    他楚天禄一样,有过兵史,听泥鳅说他还是一个连长,枪法特别出众。因为他性格所致,在部队上犯了错误,最后被从部队除名。

    因为不是正常退伍,在当地他根本找不到工作,最后通过熟人介绍,跟了瞎子徐三。走之前瞎子徐三叮嘱过楚天禄,让他可以放心使用潘德,说这人为人仗义,特重信义。

    “潘子,好久不见了,你小子倒是又精壮不少啊!!现在每天还坚持三千个俯卧撑吗?”泥鳅看见潘德早早的就上前打了招呼,看情形他俩应该很是熟络。

    铁蛇也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

    潘德并没有理会泥鳅与铁蛇,而是来到楚天禄的面前一脸正色的说道:“舵主,这里一切已经打点好了,今天先在这住上一晚,明天夜里过境。”

    看潘德的言行,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迎面而来,那是一种军人独有的特质。

    “我看胖哥叫你潘子,我以后也叫你潘子吧。你也别听徐三叔他们说的总叫什么舵主舵主的,那是叫给别人听的,没有外人的时候,咱们还是兄弟相称显得近乎不是吗?哦对了,你是那个部队的?我刚从北京军区第六十五军退伍。”楚天禄一看见当过兵的就想问对方的部队,他却忘记眼前这位是因为犯错被送回家来的。

    潘子听了楚天禄前半截的话心情本来是挺好的,但听到后半句,他的脸上明显不自然起来!!那模样就像是一位犯错后没有得到改正的机会孩子一样。照此看来,他对于被送回家至今都还没能释怀。

    “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罢。走,我领你们去入住的旅馆,这里条件不好,大伙凑合一晚上。”与楚天禄说完,潘子这才与泥鳅和铁蛇还有其他人打招呼。

    到了预定好的房间里,楚天禄才知道这次他们来的人可真不少。光潘子就带了十几号人,光家伙就用了两辆小卡车才拉下。

    潘子见楚天禄一脸的倦容,识趣的没说几句话就退出了房间让他们休息。

    楚天禄住的这间房间理论上算得上是一间小标间,有两张带海绵垫子的床和简单的床头柜,本来泥鳅是想和楚天禄睡一个房间来着,但老黄谷坚持要与楚天禄一起住,无奈泥鳅只能一脸不爽的去找铁蛇了。

    他可不想再与哑鳖住一个房间了,他有时候会想,要是自己与哑鳖在荒岛上一起生活几年会不会把说话这功能给退化了!!

    等泥鳅离开房间后,老黄谷把房门关上坐到床边看着楚天禄,他在想自己要如何与楚天禄把事情说清楚。

    “大侄子,那位叫哑鳖的年轻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对于那东西是很敏感的。”

    “黄叔,我理解你的意思,你也是为了大伙好。在车上我不是也和你说过吗,哑鳖这人靠的住。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的底细,甚至除了他叫吴释主以外,其他的我也一无所知,但我相信他。”楚天禄还是抱着之前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为哑鳖开脱。

    老黄谷无奈,叹了一口气道:“唉!!要不是你一再拦着我,我之前就想动手一探他的底细了!!年轻人啊,往往会因为感情用事而铸成大错。既然你这么肯定,我也就不说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对他的看法不会因为你们而改变的。除非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老黄谷的这番话楚天禄还是上了心的,他现在也是认为哑鳖有问题。在这之前他就觉得哑鳖有问题。

    当时他从福建回来,瘟神老六的解释说的过于神秘了。几十年前,主角都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这事他一个外人为什么能知道的呢?而且还卡在那个节点上,很明显哑鳖是有所预谋的。

    当时他还想等着下次见面好好的问问,谁知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那种诡异的情况下。

    还有,在车上他也在考虑要不要在这个时候去刨他的底,如果他就是不说的话,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黄叔,我也知道你不会无的放矢,咱们就这么走走看,再说了,有你这么一个高人在身边,管他什么魑魅魍魉能泛起大浪吗?”

    “你也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只是觉得这人不简单,他身上的气息是我此生谨见,我也拿不准。当然,如果他真要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可靠的话,带着这样的人在身边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屏障呢。”老黄谷不可否认,自己并没有把握能收拾得了哑鳖,他只能心中默默祈祷真如楚天禄和泥鳅说的那样,此人是可靠的。

    两人在房间里又说了一会后,楚天禄就拿出了那张茅山录志指着上面不明白的地方向老黄谷讨教。

    说实话,那上面的一些秘术老黄谷是不能理解的!!比如在他的认识里,鬼煞局最高深的是二十四局,他现在要是布局的话勉强能布到六局。但茅山录志上居然说鬼煞局有七十二局!!这简直颠覆了老黄谷的认知。

    要知道,他在当今玄术这一块最起码是排前十的人物,鬼煞局他起码也是沉淫了数十年才勉强到六层。这七十二局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其实与其说楚天禄向老黄谷请教,不如说是两人共同学习才对。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老黄谷想不通,想不透的,往往楚天禄会给出奇思妙想,结合前后,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老黄谷嘴上不说,心里一直感叹着楚天禄对于这方面的天赋实在是太惊人了。他有时候在想这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会不会是某位上古奇人为了不让那些玄妙的秘术遗失殆尽而转世拯救这门奇学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