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茅山录志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九十五章 茅山录志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楚天禄看这玩意应该是有些年代了,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件古董罢了!!老黄谷至于激动成那个样子吗?

    虽然说古董界有一字千金之说(只要出土的文物上面有字,它的价值就会成几何式倍增。),但对于这方面,楚天禄真的不太甘冒。这要是拿它与老黄谷老黄谷的那把百辟刀相比兴趣的话,估计后者要是前者的几十甚至上百倍。

    楚天禄草草的扫了一眼后,心情不免有些失落,失望之情立刻从他的脸上表露无遗。看之前老黄谷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楚天禄还以为是一件无价之宝呢!!谁想就是一块有些年代的记事破绢布!!

    “怎么?没看出来?”老黄谷是什么人,他一直在注意楚天禄脸上的变化。此刻见楚天禄意兴阑珊的模样,立刻开了口。

    楚天禄本不想再继续纠结这块绢布,这些玩意他要是想要的话,跟瞎子徐三他们一说,估计在半个小时之类,桌上不摆放个十个八个的吧!!最少也能有四五张。

    但楚天禄不好意思剥了老黄谷的面子,强忍着心中的不耐,说道:“黄叔,这块绢布是哪年的?能让你有如此的兴致!!上面的篆字我认识的不多,你给我说道说道?”

    老黄谷神秘一笑,并没有按照楚天禄说的那么做,反而一直示意让他在看看那块平摊在茶几上的绢布。

    泥鳅和铁蛇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两人坐在沙发上,整身子前倾就差点趴到茶几上了,并还一个劲的用手指指点点!

    “你看个屁,大字不识一个!!怎么?大老粗带眼镜想装文化人啊?”泥鳅一直到此刻那刻骚动而又没有能得到慰藉的心灵还在燃烧着,看谁都不爽,见铁蛇也凑过来看,立刻就向他开了炮。

    “我……我我……愿愿意!!你……你你咬……咬我?你你……是是是……文……文化化人,你读啊读读出……出出来,我我我……就啊就服你。”

    “你个长虫,瞧不起你胖哥?我要是认出几个你怎么着哦?晚上陪我出去喝花酒?”泥鳅逮着机会就像引铁蛇上钩,只是铁蛇并不吃他这一套,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后,就又继续看向茶几上的绢布。

    泥鳅与铁蛇一起时间很久了,他对铁蛇的性格可以说掌握的一清二楚,见此刻时机已到,赶紧说道:“呐呐呐!!不说话就算你同意了。”

    说完就赶紧低头去茶几上的绢布上找他认识的字,大声的读了出来:“这和咱们店里的那些字差不多,很简单。茅山……录……志。这个是归这个是一。这个是变。好了!!其他的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了。长虫,君子说话算话,晚上陪我出去,不然的话你就是破坏了江湖规矩。”说完,泥鳅也不管铁蛇的反应,一溜烟的跑上了楼,留下正想与他辩解的铁蛇一脸无奈看着楚天禄,看模样是想让这位小爷救他与水火一般。

    楚天禄听泥鳅这么一念叨,似乎内心有一根弦被触动了一下似的。楚天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很缥缈!!抓不着,捞不着的,那感觉很是微妙。再加上老黄谷一直怂恿自己去看,不知不觉中,楚天禄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楚天禄坐到刚刚泥鳅的位置,俯身向前,向茶几上的绢布看了过去。因为上了心,这次楚天禄也看的仔细,这是一张有a4纸大小的米色绢布,上面到处都是折痕。有些像当下的火纸差不多,因为时间的关系,它的颜色明显有些褪色略显泛黄。

    绢布上工整的写着密密麻麻蝇头小篆字,它的眉头上四个相对大些的四个篆字,也就是刚刚泥鳅读出来的“茅山录志”,最后还有署名。

    楚天禄专心致志的看了半天,这些篆字上并没有标点户号,而且他也就能认识一小半,他根本一点都没有弄懂上面说的是什么。

    不过绢布上出现频率最多的就是咒啊!!符啊的,楚天禄依稀觉得应该和道术有关。因为之前他把自己的罗盘放到老黄谷那边,让他给自己琢磨琢磨,难道罗盘被他打开了?

    “黄叔,这难道是?”楚天禄此刻心中也有了一股欣喜,要是真如自己想的那样的话,那么老黄谷之前的出格行为就有了很好的解释了啊!!

    老黄谷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不过他还是冲楚天禄点了点头,与此同时,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大侄子,没想到你的机缘如此之高啊!!你刚刚有没有看到这‘茅山录志’最后的署名?”老黄谷似乎还想吊楚天禄的胃口,但从他的话音中楚天禄听出来的都是满满的感叹之意。

    “好像叫茅盈吧!!我不确定念的对不对!!”楚天禄又瞄了一眼绢布的最后署名,用略带疑问的语气回答了老黄谷的问话。

    老黄谷一张老脸因一直保持着的微笑,皱纹都皱到了一起!!不过当楚天禄提到茅盈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就严肃了起来。

    老黄谷的这一举动在楚天禄看来就好像害怕自己的笑意亵渎了此人的名字一般。

    老黄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楚天禄此时的面部表情,在他确定楚天禄真的不知道茅盈是谁的时,老黄谷轻轻的顺着绢布上原由的折痕又把绢布受了起来,郑重其事的把它放到楚天禄的手中。

    “大侄子,之前你向我打听过我所掌握的一些咒法。你知道它们源于何处吗?”老黄谷看了看楚天禄,见他脸上表情,知道他对此可能是十巧通九巧,一窍不通,也就不再期望他能与自己探讨交流了。

    老黄谷继续往下说道:“道教这个你应该知道吗?道教始于黄帝(始主),集于老子(道主),最后成于张陵(教主)。

    张陵生于东汉,而在他之前的西汉宣帝年间西河太守茅盈就已经精于此道,并带着他的两个兄弟一起修道,最后终成正果,成了仙。后人为了纪念茅氏三兄弟,把他们所住的道观称为三茅道观,在三茅道观修行之人称为三茅真人,而他们见观的山又被称为茅山。

    这位最后署名的茅盈就是茅山的始主,其实我个人认为他才是道教的教主,只是他注重的更偏向于实用性,没有那些教人向善的思想,所以后人才认可了是张陵为道教发扬光大的。其实与张陵同期的还有一位叫张角的,这些咱们就不说了。

    现在你得到了茅山始主的亲笔录志,而这录志上所记的恰好是茅山的法术,只可惜这不是一块完整的录志,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刚刚看了下,上面竟然都是一些让人捉摸不透,反其道而行发诀。但仔细琢磨一番后,又觉得它们说的大有道理。

    这可能与我现在所学的艺技浅薄有关。毕竟经过几千年的沉淀,其中的最精华部分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永远深埋在了历史长河中。

    此刻咱们这些只学了道术皮毛的伪道士看了原本,不能理解其中的道理也纯属正常的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你现在还是一张白纸,。如果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定能事半功倍!!要知道,这张茅山录志对于此道中人来说,无疑就是一本无上的天书,其价值可以说是无法估计的。换句话说,你现在要是学了这张茅山录志,也就等于是茅山始主的跨时空弟子,你在这行中的辈份这世间已经无人可以企及了。

    要是你再学会贯穿,那么我可以断言,当家道术第一人肯定非你莫属。你想想看,就连我这样的三脚猫现在都已经被尊称为高人了!!更何况你乃是茅山道脉正宗呢?”

    楚天禄被老黄谷说的一愣一愣的!!倒不是说他没有听懂老黄谷所说的话,或是他想表达的意思!!只是这一切要是真的话,也太有点不可思议了。

    这就像当下流行的一句话说的那样,走走路被天上的馅饼给砸了。

    “小……小小爷!这这这下……这这下厉害了!!恭恭恭喜啊小小爷。”显然,铁蛇也听懂了老黄谷的意思了!!心中是又羡慕又高兴的向楚天禄道喜。

    老黄谷从自己腰间的包裹里拿出楚天禄给他的罗盘,双手递给了楚天禄。在他看来,这个罗盘必然也是茅盈的遗物了。先前楚天禄请他帮忙,放在自己的身边,现在秘密已经解开了,当然要物归原主了!!

    楚天禄接过罗盘,心中也不由的一阵感叹,回想当时在黑市,差点就与这旷世珍宝失之交臂。再想到在福建祭坛中的种种,现在看来,老黄谷说的还真的不是无的放矢。

    要不然的话,一个破罗盘为什么就能让那些污秽之物躲避三舍呢?

    楚天禄用力的摇了摇头,使自己很快的又回到了现实中来!!他此刻并没有因为幸福来的太快来的太猛而被冲昏了头脑,而是想眼前的这位老黄谷会不会教他。

    楚天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那块绢布上写的那些要是让他自己琢磨,楚天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与它一起天荒地老之时,自己还是白纸一张!!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