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商榷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九十一章 商榷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当老黄谷接过楚天禄递过来的罗盘时,虽然脸上出现了惊异,但并没有给出楚天禄臆想中的答案,显然对于这天狗御魔定魂盘他也并不是很了解。

    两人在客厅中又谈论了一会后,就回去休息去了。而这一夜楚天禄竟然出奇的没有再梦到之前的那位画中女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是泥鳅离开的第六天了。两天前,泥鳅从福建给回的消息说自己已经往回赶了。按推算今天晚上泥鳅应该回到长沙了。

    楚天禄还有瞎子徐三等人和老黄谷早早的就在小楼中商议着明天和董四碰面的应对措施,刚好也一起等着泥鳅回来。

    其实对于董四的约见,无非就是两种应对,一是接受他的安排,不过以董四的人品性格,这样就存在着风险,一种就是这边定见面的地点,但这一提议恐怕会遭到董四的否决。毕竟他也知道,这边这些老家伙对他是恨之入骨的!!虽说徐三等人是不会干乘人之危的龌龊行径,但董四会拿自己的性命铤而走险吗?

    最后大伙一致认为,等他们送来会面地点的时候,双方在讨价还价,临时选一个地方最好,免得中了那边的埋伏。

    其实楚天禄已经分析过,这次董四约见自己不一定是对自己不利。毕竟他对这边的怨恨的始点是舵口老大之争,严格来说的话,他恨的是那几个当场反水的几个同谋。他们已经被他除掉了!!

    再说,董四也不是傻子,他身后的靠山是否靠得住这他应该也有所判断的。

    在座的各位都是与他几十年的关系,说的难听一点,他董四身上有几根反毛在座的都给他数过,可就没有听说过他还认识其他有实力的后盾!!从这一点来判断的话,他现在身后的势力显然是在他出事,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找到他的。

    换句话说,他董四在这股势力中扮演的份量他自己比谁都知道,现在他要是再和这边对着硬干的话,最后吃亏的就是他自己。

    瞎子徐三也认同楚天禄的观点,以董四的性格,此时背后虽说有神秘靠山,但这靠山会因为他私人的事而出头吗?董四肯定也知道,他身后的那股力量只不过是利用他而已。

    董四很可能会利用这次机会向这边示好也不一定,反复之人终是在为自己寻求好处的。

    只是这次董四抛出来的是***呢?还是真有其事这点,在场所有人都不敢妄下结论,都期望着泥鳅回来能给出点头绪。

    “小爷,我回来了!!想胖哥了没?这次你可一定要……”泥鳅的人未出现,他稍带尖锐的话声已经传到了屋里。当他进屋看见大厅里坐满了人时,下面的话也戛然而止,带在脸上的嬉笑也迅速收回。

    看着风尘仆仆的泥鳅,铁蛇快速的迎了上去,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行李,把他让到了众人当中坐下。

    “泥鳅,这次到那边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瘟神性子比较急,见泥鳅坐下就直奔主题的问了起来。

    “六爷,这次我按小爷的指示,到了福建直接就去那个村子。说来也巧,要是晚去一天的话,估计再想找那个老板娘就难了。”

    泥鳅简单的把他这次去福建的遭遇说了一遍,原来那个老板娘还真的知道楚二爷的信息。

    原来那位老板娘是钱二柱的姘头,从小就跟钱二柱认识。后来嫁出村之后,就再没了联系。

    他后来给楚老二他们当了向导,就免不了为他们各种跑腿,阴差阳错的碰到了她。

    这钱二柱与大多数男人一样,没钱的时候只能在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里默默耕耘着。但自从给楚宜财他们当了向导之后,他手里就有了钱,心思也就活了起来!!这也是为什么钱二柱会绕道走那里的原因。

    楚天禄听完恍然大悟,他当时碰到赶车的老大爷时就听他说,是有路通往他们村的。当时他还纳闷,为什么他们会大陆不走,弯弯曲曲的绕了那么大一圈,竟走一些沟壑纵横的荆棘之路。现在看来这纯是钱二柱私心所致!!

    现在看来,这钱二柱还真是个混蛋,差点间接害的楚天禄他们命丧大江之中!!

    这件事本来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钱二柱后来又被前来寻找父亲的秋雨给找到了!!本想着还能大赚一笔的钱二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姘头,说这次完事,就带她进城买房子过好日子。

    老板娘根本不相信钱二柱说的话,为了让她相信,钱二柱一五一十的说出了之前他做向导,并知道古墓的下落,还给了她几百块钱,她才相信钱二柱说的是真的。

    那天楚天禄他们离开的时候,老板娘本有意告诉楚天禄,钱二柱知道他们要找的人的下落。但乡下人都死要面子,她担心自己说了,她与钱二柱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再也藏不住了,所以才忍住没说。

    这次泥鳅到那边时,刚好碰上老板娘要搬家。她一见泥鳅当时就丢下行李准备抄小路溜,被泥鳅识破后一顿恐吓,她才说了出来。

    泥鳅接过铁蛇递过来的一杯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继续说道:“我从她的口中探知,二爷已经从那墓中出来了。而且还受了很重的伤,他当时逃出墓葬的时候被一位山民给救了,后来还去找过钱二柱。”

    “太好了,只要二哥他没出事就好!!你快说说他人现在在那?咱们这就去接他回来。”瘟神陆老六一蹦老高的站了起来,神色激动的说道。

    瞎子徐三斜眼看了他一眼,略有所思的说道:“啧!!六哥,稍安勿躁!!先听胖子把话说完再做定夺。”

    “还定夺个屁,你没听说二哥他身受重伤吗?亏你还坐的住?你到底还是不是二哥的兄弟了?”

    楚天禄见瘟神完全不按常理考虑,知道他也是心疼自己的老哥哥。这种纯患难共出来的兄弟情义,没有经历过的人往往是不能理解的。

    “六叔,徐三叔说的没错,先听泥鳅把话说完。你想,二叔受伤也是两年前的事了!!现在他的伤应该早就好了。按正常逻辑来说的话,二叔他既然没有折在墓中,他应该回来的。但是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在外面一待就是两年?也不给大伙一点消息呢?恐怕其中另有玄机啊!!”楚天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瘟神欲言又止的又坐了回去,从他怏怏不乐的神情来看,他对楚天禄和徐三说的话并不以为然。

    当瘟神坐定之后,大伙又齐齐的把目光投向泥鳅,等着他接着往下说,谁知泥鳅也巴巴的看着大伙,一脸无辜相。

    “泥鳅,二叔找了钱二柱后呢?”

    泥鳅一副我已经尽力的表情,说道:“不知道,我就从老板娘那打听了这么多。至于二爷为什么又回去找钱二柱,可能他也没有跟她讲。”

    老黄谷见泥鳅再没有什么消息说,也开口分析道:“我虽然跟宜财兄弟在一起时间不久,但是他为人做事谨慎稳重这点,我想大伙都清楚。既然他安然从墓出来,但不联系大伙,这其中定是有他的难处。咱们现在不是还有一条线吗?你们说的那个董四不是就以宜财兄弟的行踪要找大伙谈谈吗?咱们不妨等见过之后再做定夺如何?”

    老黄谷说完,客厅中一阵小声议论,短时间内,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实在不行再派大量人手去福建寻找钱二柱。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钱二柱已经被董四他们控制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就只能咬董四抛过来的鱼饵了!!至于这鱼饵有没有毒的话,只能凭感觉走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泥鳅福建之行还是带回了一些有用的消息的。

    楚天禄见大伙都在小声议论着,他向瞎子徐三递了一个眼神,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瞎子会意,也跟着他的脚步进了房间。

    “徐三叔,现在咱们知道了二叔的消息,恐怕明天与董四谈判会多少会受点影响,我觉得咱们还是装着不知道,明天一定要见机行事,千万不要露出马脚,不然的话,咱们这边定会畏手畏脚受制于人的。”楚天禄把他心中的顾虑跟瞎子徐三沟通了一下,他之所以只跟瞎子徐三说,也是考虑如果自己说的话,二叔的这些兄弟会有其他的想法。

    毕竟现在自己是坐在龙头的位置,万一自己表现的太强势的话,二叔的这些生死兄弟再怀疑他居心叵测的话,反而得不偿失乱上加乱。如果让徐三说的话,可能要比自己说出来要好的多。

    瞎子徐三听了楚天禄的建议之后,沉吟片刻道:“小爷,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就是了。”

    徐三本是玲珑之人,知道楚天禄单独和他说也是为了大家好。先不说其他,单单现在舵口的形势就让人头疼!!如果楚天禄此刻提出不让对方拿二爷的生死受制于人的话,恐怕下面又要生出不少口舌事端。

    徐三来到客厅,先是在瘟神老六耳边私语了一会,不过这次倒是挺出楚天禄的意外的,瘟神竟然出奇的冷静,并没有向自己想的那样暴跳如雷。楚天禄不免在心中还暗责自己多心,小看了眼前的这位瘟神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