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第二天,旭日未现,鱼白渐露。

    老黄谷与老四两人早早的梳洗完毕,向当地的村民借来板锉后,两人就在泥巴院子里干起了活来。

    不过他们的干活的姿势就有些滑稽了,引来不少早起的村民驻足谈笑。

    就见老黄谷左腿站的笔直,右腿搭在一条长凳上,身体完全贴右腿的大腿上。他左手扶着板锉的末端,板锉的最前端抵在了长凳上,右手拇指与食指捏着半截牙齿小心翼翼的在研磨。

    而老四姿势更是搞笑,他单膝跪地,双手合拢作捧状,一直放在板锉的正下方,远看很像是孩童犯错被处罚求饶的模样,又像是在乞讨一般。实质他是在用双手接老黄谷研磨掉下来的粉末。

    老四一脸严肃,看不出一丝表情。但从他的认真程度来看,他对从板锉上掉下来的粉末那是相当的在意的,生怕自己一个疏忽,漏接了洒落下来的牙齿粉末。

    一切停当过后,老黄谷又让老四去找一只还没有打过鸣的成年公鸡,再到此地的寺庙台阶下取一把熟土,还有就是无根水,这次老黄谷特意交代,必须要按照要求办,如果一环出错,人可能就永远救不回来了。

    老四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见老黄谷不再有吩咐之后,连饭都没有吃,就急急忙忙的出去办事了。

    等老四离开后,老黄谷从腰间的包裹里拿出了一支毛笔,和一些朱砂,又从村民家的锅底摸了一小点黑灰搅拌均匀之后,就进屋准备再睡一觉等着老四回来了。

    可能老四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认识的人也多了的关系,没有出一个小时,手里就提着公鸡,水和熟土回到了村民家中。

    老黄谷再三确定,公鸡是不是没有打过鸣的,水是不是无根水。急的老四赌咒发誓的,说我也不会自己害自己啊!!

    别人不知道,老黄谷可是知道的!!这没打过鸣的成年公鸡不好找啊!!当年他师父让他去找的时候,愣是找了三天才找着的!!那还是在国内,住家的密度不知比这地方密了多少倍啊!!

    原来当地并不像国内早已吃上了自来水,他们这里相比来说要落后不少,所以用的还是以井水居多。

    但能打得起井的人家还是少数,所以当地很多人家都有下雨接水的习惯。之前因为有些着急,没有详细与村民说清楚,这次老黄谷又是再三叮嘱,所以老四也就问的仔细了。

    谁想这一问是找雨水,人家立刻就拎出一大桶给他。

    而那只公鸡也算是巧了,当老四路过这只哑巴鸡的主人家门口时,就听见院子里扑腾扑腾的挺吵的。

    老四本就好奇心重,这一早天才蒙蒙亮的,这家就开始折腾个啥呢?于是他就推开院门向里看去。

    这一看才知道,这家人正从鸡窝里往外抓一只公鸡。正巧自己要买公鸡,于是他就进了院子,与这家主人拉呱上了。

    一问才知,这家今天要来客人,现在抓鸡是准备杀了中午招待客人的。

    老四就随口问了一句,说自己想找没有叫过的公鸡,这一问,村民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原来这家主人家一共养了二十多只母鸡,但他家就是养不活公鸡!!要知道,乡下人主要是养母鸡为主,养公鸡的很少。

    一来是因为母鸡可以下蛋改善生活,二来公鸡光吃不下蛋,有一两只配种就可以了。

    这家养二十多只母鸡每天要生不少蛋的。所以也吃不了啊!!卖的话也不是每天都去城里,于是就想养点公鸡给母鸡授精配种孵小鸡来着。

    谁知一连养了多少只,就是养不活!!唯一活下来的还是个残废,又不打鸣又不授精的。公鸡主人以为是它发育慢,所以就一直等,谁知一等就是两年,它整天对着二十多只如花似玉的母鸡愣是一直守身如玉。

    这两年间断断续续的又养了不少公鸡仔,反正就是养不活。这不,今天家里来人,主人决定杀了这只没用的东西招待客人。

    老四一听,高兴的失声笑了出来,嘴里还一个劲的念叨:“不叫好,不叫好。哈哈哈哈!!太好了。”

    他如何能不高兴呢?刚开始老黄谷教给他任务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怎么样。可是他后来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好办!!要知道,公鸡一般不到四个月就开始打鸣了!!这要自己找一只没有打鸣的公鸡,这事何其的困难啊!!不能说海底捞针吧!!也形同江中钓月了。

    公鸡的主人见老四笑的有些放肆了,以为是在取笑他家养不活公鸡,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就要往外撵人。

    老四也在社会混了多年,早就成了人精了,那里看不出来主人的意图。他立刻把内心的喜悦憋了回去,直奔主题的说道:“我给你三千万苏姆(1994年改版,新版1苏姆=老版1000苏姆。新版苏姆1000=3.3rmb),你把这只不会叫的公鸡卖给我如何?”

    刚要往外撵人的主家像是听错了一样,看傻子一样看着老四!!要知道,国内那时候一个工厂的职工一个月也比这些钱多不到那里去。

    这位村民当然不相信老四说的话了,愣了有五六秒钟之后,直接就不耐烦的推着老四就往大门处走去。嘴里还不停的用当地话咒骂着,意思大体就是今天真晦气,这只不洁的公鸡应该马上杀了,不能因为它的存在再冒犯安拉真主了。

    老四也不生气,暗道:自己出那么大的价格买鸡,这家伙还对自己这么无礼,只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这要是搁在平时,以他的性格早就拳脚相加了!!但今天特殊,老四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币硬塞到村民的手里后,一把就抢过他手里的公鸡,跟做贼似的一溜烟的就跑了无影无踪。只留下一脸懵圈的鸡主,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厚厚的一沓钞票,又看了看门外,似乎不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鸡主用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顿时疼的他龇牙咧嘴,但他却没有因为疼痛而发出呼痛,而是手舞足蹈的奔向自己的房屋,嘴里大笑着说道,安拉显灵拉,真主显灵拉,安拉就在我们的身边!!

    老黄谷见老四不像说谎,再说他也不可能说谎,正如他所说的,这事他要是糊弄的话,不就是拿自己开玩笑的吗!!

    于是老黄谷让老四把公鸡倒吊在外面,拿出了一应物品后,发现并没有准备器物盛放要稀释的物品。刚好老四挂完了公鸡走了进来,这个艰巨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了。

    老四心中虽有不忿,但老黄谷毕竟是自己这帮人以前的老大,并且这次也是有求与他,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吞了。

    老黄谷本可以用村民家的碗替代的,但考虑到那些人的症状是相当的严重,只能是多一份希望就用一份了,于是他就让老四去找陈年的香炉回来用,借香炉多年来的供奉功德来抵消一些怨邪之气。

    这次老四临近中午才回来,不过总算完成了任务了。

    接过香炉的老黄谷来到挂在屋外的公鸡面前,从包里拿出一根银针,从公鸡的鸡冠处连点六七下,他的手法看似随意,实质是按他的意象来的。这几下加起来也不过一秒多点。等他收起银针时,鸡冠才从针眼处往外渗血,渗血的速度是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直接往外流淌。

    不一会香炉里就接了半下。说来也奇怪,老黄谷拿走香炉的同时,手在鸡冠上轻轻的碰了碰,血流如注的鸡冠竟然就戛然而止了。

    老黄谷端着香炉来到屋内,他告诉老四,倒挂着的公鸡千万不要取下来,也不要杀了它!!直到那些人的症状好了为止。

    然后他再次取出黄纸与掺了锅底灰的朱砂拿无根水一起搅拌成稀糊状,拿起毛笔蘸了一下朱砂,龙飞凤舞的在黄纸上写了一道符。

    符成之后,再包上寺庙台阶下的熟土,用火点燃成灰之后放于香炉中与鸡血不停的搅拌,最后才放入研磨成粉状的鼠精牙齿。

    一切停当之后,老黄谷用眼神示意老四掏一勺吞下。可老四是亲眼看见这一切的制作过程的,他皱着眉头,在香炉边酝酿良久在做心理建设,最后他闭着眼睛,捏着鼻子还是囫囵吞枣般的吞了两勺。

    日过三竿,已近晌午。

    老黄谷与老四匆匆用了点饭,带着调制好的解药来到了地方卫生院。

    七拐八拐的,来到卫生院最里头的一间昏暗的房间里,老黄谷的心不由的就往下沉了下去。

    他发现,他的这几个躺在这里的老弟兄因为耽搁太久的关系,三魂七魄已经不全,现在要是光喝调制好的解药是根本不起一点效果的。

    老四也看出来了老黄谷脸色的不对,他来到床前,一股淡淡的尸臭味悄然无声的弥漫着整个房间。他微微的掀开盖在他们身上的衬单,发现他们身上的尸斑已经开始变黑,脸上的肌肉似乎也有了塌陷的迹象。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