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截气钉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截气钉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老黄谷带着准备好的东西,独自一人又去了出事地点,临走时他吩咐老四去向村民打听那座孤坟的来历。

    而老四也很好的扮演了外交大使的形象!!周围十里八村的村民除了孩童以外,能说话的他几乎没有放掉一人,但最终也没有打探出在出事点有墓穴的记载或传闻。

    老四闷闷不乐的找到不走空老黄谷时,刚好看见他手里拿着最后一节红绳嘴里碎碎念的嘟囔着什么,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

    老四远远的一撇,看见早上准备的那十二根缠着红布的锥形木棒此刻正以一种奇怪的排列围着墓碑插在地上,只留有拇指长的一截露在了外面,并且每一根木棒也都被老黄谷用红线串联了起来,而老黄谷现在所站的位置正是十二根木棒之前唯一没有系上红绳的位置。

    老四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老黄谷的注意,他嘴里也不再念叨,几步就来到老四的面前,告知他千万不要踏入红线范围以内。

    老四深知这是老黄谷要捉妖所布置的玄妙玩意,他十分好奇!!活了这么大岁数,只听别人说过,从没见过降妖捉鬼的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次询问的机会!!于是他就问了起来。

    不过老四这次却碰了个软钉子!!老黄谷连一点点要告诉他的意思都没有,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想知道晚上跟着来就是。

    一听说晚上还要来,老四整张脸上立刻变的怪异起来。那些至今还躺在卫生院里奄奄一息的家伙们不就是被那个老鼠精给迷的么!!

    还有,昨天晚上那只猫,说出来简直骇人听闻!!如果要是这老黄谷制不了那只老鼠精,自己不是也要像那只猫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吃了吗?

    想到这里,老四下意识的退了两步,立刻表明立场,晚上他绝对不会跟来的。

    而老黄谷也不和他争,只淡淡的表示,来不来恐怕由不得你了!!

    两人在村民家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之后,老黄谷从系在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一个有巴掌大小的龟壳,龟壳上刻满了奇奇怪怪的纹路。

    老黄谷把老四叫到跟前,让他把衣袖挽到肘关节以上,把龟壳放到了上去,然后双手捏成奇怪的指诀放到龟壳上。

    老四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见老黄谷一脸严肃,再加上最近接连发生奇怪的事,他也就没有问,随老黄谷折腾了。

    约莫过了有三四分钟,老黄谷把手放下,把龟壳放到了包里,也不说话,头也不回的就走到了床边,倒头就睡。

    莫名其妙的老四见老黄谷那高深莫测的模样,心中泛起了嘀咕,他都有些担心,这位是不是被邪气侵入身体了,把脑子给冲坏了!!

    当他看向刚刚给龟壳罩住的肘关节时,脑袋“嗡”一下,一种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鸡皮疙瘩也瞬时起了全身。

    看着自己的肘关节,老四就像中了魔法被变成了一尊石像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张嘴巴也不听话的合不起来了。

    原来老四看到被龟壳罩住的肘关节上,突然多出来四个蜡黄且有点偏黑的斑点。这斑点什么时候有的?他完全不知道,最要命的是,他胳膊上的斑点并不是一般的斑点,而是尸斑。他对这玩意太熟悉了,以前盗墓的时候可是没少见过!!

    可是活人身上出现尸斑,这可是从来没有听闻过的呀!!老四知道,这与之前他在绿洲中昏迷肯定有关系!!那么为什么那些人没有醒来!!而自己却醒了过来呢!!

    其实这里面还有大伙都不知道的原委在里面!!俗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黑猫被鼠精控制久了,多少也就沾上了一些本事。

    而那天晚上,老四的昏迷其实是被黑猫迷惑所致!!黑猫的道术低下,甚至连入门都不算,所以被大伙一顿乱掐,误打误撞的就给救了过来。

    而其他人之所以一直昏迷不醒,那是因为是鼠精亲自施法所致。

    老四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老黄谷身边的,他知道,现在只有眼前这位老大才能救自己。于是就不停的哀求老黄谷,让他施法对自己施救。

    老黄谷不知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的,反正他怎么叫,就是叫不醒。老四的那颗心呐,就像被放在火上燎烧一样,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着老黄谷醒来再说。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老黄谷才悠悠转醒。看见老四睁着一双铜铃大的双眼在看着自己,诧异的问了一句干什么!!

    老四指着手臂上的尸斑质问老黄谷,说是他给弄上去了!要他负责给弄没了!!

    老黄谷嘿嘿一笑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可没那本事解!!要想解就跟着自己去现场。

    其实老四心中明镜一样,自己身上的尸斑根本不是老黄谷弄的。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老四只得捏着鼻子跟着老黄谷再次来到布下阵法的墓碑处。

    老黄谷拿出一只红烛递给老四,让他站到场中唯一没有用红线连接的截气钉处,听候自己的指示。他自己抬脚走近阵法中央,踩着诡异的步伐,那模样就像乡间跳大神的神棍一样。不但如此,嘴里念念有词的不住的围着一个地方转圈。

    不一会,原本夯实的坚土上竟然被他踩出了一个脸盆大小的洼坑。老黄谷从腰间的包裹里拿出了一个看似有些年代的净水瓶小心翼翼的放在坑洼的中间。然后把红烛放在了了坑洼的边缘。

    红烛在民间一直都被广泛运用,特别是家有喜事,或者祭祀上仙或者祖先是都会用到的一种代表祥福的圣物,与供香有异曲同工之处。两者之间的差别在于一个包含甚多,一个纯粹。

    众所周知,在一般的寺庙道观中,他们供奉给上神的就是供香,特别是信徒的供香对于修行者那真可谓是大补中的大补。甚至有得供奉者三炷香,胜过苦修三年之说。

    老黄谷之所以使用红烛而不是供香,是因为他这次主要就是想引出鼠精,并没有一丁点想让此处的鼠精得到好处的意思。而且他布置的这套阵法也需要红烛来引发。

    老黄谷见老四已经就位,当即在连着截气钉的红绳上撒上盐,一切就绪之后,老黄谷看了看悬挂在夜空中的残月,知道动手的时候马上就要到了。

    夜幕如墨,清风不动。

    老黄谷从腰间包裹里拿出了一张黄纸符夹在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就见他的左手掐诀,右手在空中微微一抖,夹在两指间的纸符居然凭空的着了起来。

    一旁不远处的老四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完全懵了,今天老黄谷所做的一切完全颠覆了他对他的认知。

    然而让他惊愕的事还在继续,就见老黄谷左臂平胸,手上指诀不变,微微压在右臂之上,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往红烛方向一指,他手中烧的正旺的符纸像是有灵性一般,不疾不徐的飘到了红烛上面,瞬间就把竖在地上的红烛给点燃了。

    惊愕过后的老四此刻早已没有了先前的胆怯,反而有了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就好像今天晚上就是鼠精的末日一样。

    而就在红烛点燃的那刻,原本平静的四周居然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阴风,刚被点燃的红烛在阴风中左右飘摇,却不见有一丝要熄灭的迹象。随即夜空中的那轮残月就被一片乌云所吞噬,整个场中一下就变的阴森起来。

    老四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才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信心,瞬间又有了动摇的痕迹!!他不由自主的看向场中心的老黄谷,就见他一脸平静的矗立在那里,竟然还闭上了眼睛!!不过老四明显感觉到从他身上向外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一阵急促的响声从墓碑处传了出来,紧接着那只鼠精就从石碑后急速的蹿了出来。想必是因为老黄谷启动了阵法,它在下面已经待不住了。

    当它爬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感应到带有供奉气息的红烛,很自然的就往红烛处奔了过去。

    不过当它察觉到老黄谷的气场之后,顿时就收住脚步,用它的后腿缓缓的直起了肥硕的躯干,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老黄谷突然睁开双眼,双目中带着凌厉的光芒射向离他不远的鼠精,与此同时,老黄谷身上的气势似乎又猛增了一大截。

    鼠精似乎也意识到了眼前的威胁,它肥硕的身躯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大,看情形,应该是它的某种手段。

    “孽畜,不知天高地厚,念你修行不易,本想留你一条生路,而今见你执迷不悟,我也只好替天行道了。”说话间,老黄谷缓缓的抬起已经成掌的右手,瞬间周身的凌厉的气势化为了一股骇人的杀气。一旁的老四被场中散发出来的气势压的呼吸都有些困难,恍惚中,他感觉老黄谷的右手似乎已经变成了一把能杀人的利器一般。

    鼠精似乎并没有因为老黄谷的话而却步,反而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着脚步,在它看来,人类不过是自己肚中的食物,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对手。

    老黄谷见状,知道眼前这鼠精不简单,要是一般一两百年修行的妖物在自己的所布的阵法之下,定会遁逃。

    而老黄谷布阵的时候并没有把整个阵法锁死,而是留了一条生路出来。但眼前这家伙一点都不怕,并且在气场被截断的情况下一点都没有慌张,看来今天有**烦了。

    不过老黄谷也不是没有防备,截气钉上的红绳就是他加的保险,更何况他还在上面撒了邪物克星盐呢!!

    “孽畜,老夫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本不想取你性命给你留了生路,既然你不知好歹,休怪黄爷赶尽杀绝了。”老黄谷说完,右手平砍向红烛灯芯的一半之处,然后指向系在截气钉上的红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