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八十章 南爬子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章 南爬子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看着背影有些佝偻的不走空,楚天禄仿佛看到了一位英雄的迟暮,那个当年江湖上人人羡慕的盗墓高手此时早已不复存在!!他看到的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无助老人!!

    楚天禄的情绪没来由的一阵低落,就像他不忍心看到老一代人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名望一朝付之东流一样。他并没有征求瞎子徐三的同意,带着冲动地叫出了声:“黄谷老先生,请留步。”说话间,人也往前走了过去,留下了眉头紧锁的徐三。

    不走空听到楚天禄的叫声,脚下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他猜不出此时楚天禄为什么还会叫住他。

    当不走空黄谷带着询问之色转过身时,楚天禄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扶住了他道:“黄谷叔,不要着急走,徐三叔那么说也是事出有因。我觉得是不是两下有什么误会?咱们先把事情说清楚了走也不迟啊!!”

    楚天禄话音刚落,老黄谷居然眼露炯炯之光,像似带着熊熊火焰似的看向了瞎子徐三:“误会?能有什么误会?无非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事。”老黄谷的声音也从之前的平和,换成了一副居高临下之势。

    楚天禄万万没有想到不走空老黄谷的态度变的这么快。楚天禄也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到哪里都是被人捧的高高在上的,今天他能如此卑微的求人,实属不易了。不过他从老黄谷的语气表情中也判断出,这老黄谷已经不再幻想卖出手里的百辟刀了。

    楚天禄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只能尴尬的陪着笑道:“黄叔说的不对,您来咱们只会担心招待不周,怎么可能会有怠慢之心呢!!您多虑啦!!”

    而此时瞎子徐三见楚天禄已经把不走空又迎了回来,他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场中。瞎子徐三也是老江湖,并没有因为黄谷话中带刺,对他的态度而生气。他知道如果现在自己要是再阻拦楚天禄的话,日后很可能会给人留下话柄。

    老黄谷再次落座之后,在徐三的指示之下,土狗早已把新茶沏好端了上来。并与铁蛇离开了大厅,去到正门口放哨去了。

    楚天禄暗中揣度不走空的性格,他觉得这老爷子应该是那种直脾气,不会耍心机的主。这样的人你越是和他绕弯子说的婉转,他可能就越觉得你是在诓骗他。

    楚天禄斜眼瞄了徐三一下,见他眉头紧锁,显然他对于楚天禄叫住老黄谷并不是十分的满意。

    这段时间在场三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大厅中的气氛就变的十分的尴尬。

    “咳咳”楚天禄轻咳两声道:“黄叔,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你这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带着这把刀到长沙找二叔,我是真的由衷的敬佩您老的为人。

    徐三叔的为人您可能不知道,他也不是那种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之辈。之所以对您有戒心,还不是因为现在外面到处风声鹤唳,稍有不留神,很容易就致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您老也不要往心里去,也多多担待着点。”楚天禄毕竟与外界打交道的机会不多,把他能用上的客气话,全都说了一遍,以期缓和一下场中的气氛。

    谁知,楚天禄不说还好,这一说就好像触动了老黄谷的逆鳞一般。只见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神色凝聚,目光似乎闪烁着硝烟,眉头紧皱嘴里絮絮叨叨的好像火山即将爆发一样。

    老黄谷因为情绪激动,语速有点快,加上他那浓郁的陕西话,楚天禄只能连蒙带猜的听出了一个大概。意思就是说:他在江湖上行走几十年,从来没有坑害过一人。这边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单单不走空的名号在陕西也能值上万金的。现在到长沙了,竟然被非议了等等。

    楚天禄从他的话中也听出了,他的这把刀与秦岭那边应该没有关系。楚天禄深知,这些老一辈的江湖人物,说出来的话,有时候看得比他们的身家性命还重要。

    此刻的楚天禄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了。不过为了打消瞎子徐三的顾虑,楚天禄装着明白充糊涂的又问道:“黄叔,您这物件与前段时间秦岭出土的不是一批的吧?现在是非常时期,您老是否能告知您这物件出土的年月?为什么您老现在急于出手?黄叔,我也知道,我这么做是有违这行的规矩,但我还是真心的希望您能体谅我们。”

    不走空黄谷听完楚天禄的叙说之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明显他此刻的内心实在做着心理斗争的。

    要知道,古玩这一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买卖双方都不能过问物件的来龙去脉。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的话,谈好价格成交走人。像现在楚天禄这样明着问,显然是不合规矩的。更何况眼前这人完全就是盗墓界的泰山北斗极的人物。这无疑是一种轻视!!

    “哎!!后生,这把刀出土的时间比我与你二叔认识的时间都还要长!!我本来是想留着自己家收藏的。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那儿子……”

    原来黄谷干盗墓这一行出名已是不惑之年。他跟着父亲一直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因为年轻的时候家里确实穷,根本没有谁家愿意把姑娘嫁给他,所以在他成名之前,一直过的都是单身的生活。

    要说他之说以成名,这还要从他二十岁那年说起。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山里救出了一位被山土掩埋至奄奄一息的老者。

    这老者就是在盗墓界堪比传说中摸金校尉的存在“南爬子”,这种叫法道上从明末兴起。正因此人,也改变了黄谷的人生轨迹。

    南爬子基本上都是与直系亲属为伍,每次出动为了掩人耳目都是以两人为单位。

    因为南爬子是家族式的,所以外界几乎是见不到他们的踪影的,正因为如此,南爬子也被外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盗墓这一行是极富传奇色彩的一个称呼。

    要知道被冠以南爬子之名的人,那绝对是天文地理,风水堪舆样样精通的厉害人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每人都会有一套有别于其他人的特殊本领。

    就拿黄谷来说,他的看家本领就是“听”。只要是地下有墓穴地宫的地方,他不用从上面走过,光听风声、雨声、雷声。他就能掌握墓穴的具体位置,他让下铲的地方,误差绝对不会超过两米。他后来的“不走空”的名号也因此得来。

    南爬子虽然厉害,但也会有特殊原因失手的!!像被老黄谷救的老者就是因为他的侄儿挖盗洞偷懒,导致两人被埋,幸好当时老人离盗洞口近,被发现才幸免于难。

    还有不少南爬子不愿意把这项手艺传给下一代,所以南爬子的传人越来越少,直至现在都已经快被人遗忘了。

    老黄谷的儿子是在他四十三岁那年生的,也算是老来得子了!!都说人生四大快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当时的老黄谷得了一位麟子,高兴的就像是同时中了四件快事一般。甭提多快活了,把孩子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么宝贝的儿子,老黄谷当然不会让他的儿子走他的老路。

    所以当他儿子十岁那年,老黄谷带来一件仿唐宋制青釉剔花倒流壶卖给楚宜财之后,就金盆洗手了。

    老黄谷可以因为儿子洗手不干,但他的那些手下可都因为来钱太容易,花钱就跟流水似的,整天沉迷于酒池肉林。这突然的没了财路,他们那里能接受啊!!要知道,跟着“不走空”出去干一次,不比抢银行差到哪里的。

    于是他们时不时的就到他的家里去劝他重操旧业,带他们发财,但都被黄谷给打发回去了。

    一来二去,这些人与老黄谷的儿子也就接触多了。通过这些江湖人的口口相传,老黄谷的儿子很小对他爹富有传奇色彩的盗墓史产生了一种崇拜之感。更对盗墓这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人生中,很多事总是事与愿违的,就像老黄谷一样,他越是害怕自己的孩子接触这一块,偏偏天不从人愿。

    这不,他儿子刚过完二十岁生日,就留下了一封书信,说跟一伙人去了费尔干纳盆地,说是那边有什么大墓。

    当时老黄谷以为他儿子只是一时兴起,与他的同学出去玩了,也没太在意。不想就在十天前,他之前手下的一个孩子闯到他家,说他的儿子在沙漠里出事了。

    老黄谷听到这消息之后,就如同惊天霹雳一般,当时人就背过气了。要知道,那可是他们家的独苗啊!!他这些年隐姓埋名,节衣缩食的可都是为了他啊!!

    等他醒来仔细盘问之后才知道,他儿子并不是自己去的,而是被一伙盗墓团伙给诓骗去的。而这个团伙里的主要人物就是之前他的手下。

    老黄谷这才知道,这些人是要用他的儿子要挟他出手盗墓。

    他这次来长沙,本意并不是要卖这把“百辟刀”。而是想寻求楚宜财的帮助,帮他救回自己的孩子。当他得知楚宜财失踪之后,他才动了要出售宝刀筹集物资的念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