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神秘人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七十七章 神秘人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你可不知道啊!!拍卖终止以后,那个场面叫一个乱啊!!整个红楼差点都被拆了个底朝上。

    想想看,他们都是抱着志在必得的心理,千里迢迢的拿着现金过来参与的拍卖会。这到最后的节骨眼上,突然宣布不卖了!!这不是拿这些人当猴耍了吗!!

    谁都知道,凡是红楼拍卖会的参与者,哪个都不是好惹的主。他们要不就是称霸一方的土皇帝,要不就是富可敌国的商界大佬。每个人身后的势力都是相当的可怕的。

    虽然拍卖会的地点是长沙,但这些人并不惧怕红楼的主人苗四爷。毕竟这次是二叔和苗四爷冒天下之大不韪,失信于众人!!于是那些富商们纷纷下令让潜伏在暗处的手下们不再隐藏,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红楼围的水泄不通。

    当时你是不在现场啊,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真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当时小,没有见过那种场面啊!!腿都打了晃了!!几百口人,人人手里都拿着盒子炮,这要是谁一激动走个火啥的!!那真的就是一场混战啊!!长虫当时也在,我估计他也好不到那里去。

    虽然苗四爷站出来想控制住局势,但场面发展的并不乐观。眼看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苗四爷身边的哪位神秘人与他边上的人耳语了几句,那人就快速的离开了红楼。

    也就在那人离开不久,红楼里的场面终于控制不住了。也不知那些人到底有没有分敌我,反正拍卖会上各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那场面太tm的惊心动魄了!!现在想想老子我还心有余悸!!

    好在枪战持续时间不长,红楼外面渐渐的竟然安静了下来。你猜怎么着?”

    楚天禄恨不得给这个家伙一下,但他为了更快的听完整,还是极力的配合着泥鳅,问道:“怎么了?难道出现了什么特殊情况?吓的那些围楼的人丢盔弃甲的逃跑了?”

    泥鳅一副老气横生的模样:“不错不错,小爷你有长进了。被你说对了,不过那些人想跑是不可能的!!

    当时就见四面八方的街道,房屋顶,乃至那些做生意的饭店旅馆里一下冒出来了黑压压的部队!!部队啊!!正规军啊!!他们的出现一下就瓦解了包围在红楼外的那些小喽喽们。

    当时震惊长沙的红楼拍卖会也就以此收场了。不过咱们二爷也在红楼里被枪射中了左腿。

    至于仿唐宋制青釉剔花倒流壶最后到底卖给了谁!!卖了多少钱,二爷回来后就只字不提。

    我一个朋友去陕西国家博物馆里的时候,看过一个倒流壶。因为当时那件事在长沙闹的动静特别大,所以他看到那壶之后就想到了当年长沙的那个仿唐宋制青釉剔花倒流壶,于是他就偷偷的拍了照回来。我一看,还真的有些像当年二爷收的那件!!”

    “哎!!你们说当年二叔的那仿唐宋制青釉剔花倒流壶到底是卖给谁了呢?”楚天禄也有些个好奇,当年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能在那种情况下,硬生生的阻挠了交易。

    楚天禄觉得能让二叔和声名赫赫的苗四爷冒着天下之大不韪,铤而走险,这人肯定不简单。

    楚天禄心想:要是二叔还在,我一定要问问那个能让他们甘冒被众人围攻的危险,而坚持让他们失信于众人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楚天禄不由又想到了一个人,当时是他带人进入红楼后,二叔才终止了拍卖的。

    “苗四爷和咱们有生意上的来往吗?”

    泥鳅对于楚天禄突然问起苗四爷这事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楚天禄:“二爷在的时候,偶尔还会有点纠葛,现在基本上是没有来往的了。再说,那老爷子都已经八十多岁了,也没有精力出来问这些生意了。”

    “小爷,你说当年这位带来的的一件仿唐宋制青釉剔花倒流壶,就让整个古玩行业起了那么大的波澜,他这次来会带什么来找二爷呢?”泥鳅的话音中充满了蛊惑与诱导,看来他对这位陕西来的神秘人还是挺期待的。

    说实话,楚天禄现在对于古玩这块的虽有兴趣,但他可不敢随意插足,虽然说自己也算是“古玩世家”出生,但真正接触的毕竟还少。

    古玩冥器这一行,水深的很,稍有不慎淹死都找不着尸体。没有一些专业知识或者在这行里摸爬滚打数十年的经验的老家伙们,最好还是远离。

    但这次被泥鳅这么一说,楚天禄倒是真的想会会这位陕西来的神秘人。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买自己的账!!要知道,他连瞎子徐三这些老家伙的账都不买的。

    楚天禄听完就没有再追问,转头又问向铁蛇:“现在陕西这人在哪里?来长沙多久了?你能不能联系上他?”

    “我…我不…我我不知道…,我我……我我只是听……听啊说的!!这…这事问……问徐……徐徐三爷。他……啊他知……知知道。”

    “走,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咱们就去舵口找徐三叔去。”

    泥鳅赶紧起身讨好的为楚天禄拿起了外套,说道:“小爷,咱们刚回来,今天让你饱饱口福去吃五元神仙鸡、腊味合蒸、还有剁椒鱼头。反正多点点,这段时间在福建,我想你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吧??”

    “昨天晚上六叔点的太多了,这些都吃过了,太油腻了!!”楚天禄看泥鳅的殷勤样,就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意逗弄他,说的一本正经的。

    泥鳅的脸色一下就变的丰富起来,喃喃的道:“跟你出生入死,回来连顿好的也不让吃!!你是吃饱喝足了!!我昨天晚上被那帮混小子灌多了,菜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尝出来!!回来还都给吐了,现在肚子里缺的很呢!!”

    楚天禄看泥鳅就像小媳妇受了婆婆的气一样,心中不禁好笑道:“不过昨天晚上那家的菜味道不错,特别那道冰糖湘莲,可以再去吃一次!”

    泥鳅听完马上脸色由阴转晴,带头出去张罗代步的车去了。

    楚天禄看着泥鳅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接着叫住泥鳅道:“叫车的时候,别忘了让他们去给你买一张下午去厦门的火车票。”他本不想扫泥鳅的兴,但此时又不能耽误,只能让他再辛苦一趟。楚天禄本来想自己亲自去一趟来着,现在为了会会那位陕西来的神秘人,只能让泥鳅跑一趟。

    三人从状元楼出来,刚好是中午十二点半,坐上驾驶座的泥鳅还心存侥幸的与楚天禄商量了起来。

    “小爷,我刚回来,好多湘妹子都等着我去找他们,你说屁股还没捂热,就又回那黏糊糊的沿海城市。你不够意思啊!!”

    楚天禄听见也不说话,直接无视装睡,整的泥鳅也没有办法。其实泥鳅心里最清楚,要去福建,他是不二的人选,谁让只有他知道地方呐!!

    从状元楼到清水塘不远,驱车六七分钟。当楚天禄在总舵门口下车时,迎上来的正是瞎子徐三的手下土狗。

    问其行踪,土狗并不知晓。无奈楚天禄只得到大厅等待。期间泥鳅让去买票的人也找到总舵,泥鳅拿到票后一看,居然是下午两点的车,于是他就匆匆忙忙的向楚天禄与铁蛇告别,去了火车站。

    而铁蛇见等了半天不见徐三踪影,与楚天禄说明之后,到离的近的舵口去查问徐三的去向。

    此时总舵的大堂中只有楚天禄一人,因为刚吃过中午饭不久,坐了一会的楚天禄就开始上眼皮找下眼皮了。俗话说:中午不睡,下午崩溃。此时楚天禄坐在大堂上有点迷糊起来了。

    迷迷糊糊中,楚天禄就听门口有人大声的说话,而且用的一口浓郁的陕西口音。他皱了皱眉头,用力的睁了睁还不想分开的上下眼皮,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无精打采的看向门口。

    “弄啥嘞?不知道偶是哪个?睁亮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就是你们家当家的楚老二知道我来了,也得专门来迎接我。你竟然敢拦我?看到时候不叫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鳖孙好看。”

    “老先生,我不管你是谁!!你先等会,我去给你通报行了吧!!我都跟你说过了!!咱们二爷不在,现在小二爷在,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楚天禄虽然看不清这位老者的面貌,但从他说话的口音与口气中,已经猜到此人是谁了。连忙迎了出去道:“土狗,不得无礼,让老先生进来说话。”

    说话间,楚天禄已经来到门口,这才看清了老人的面相。只见门口站着一位须发半白的老者。

    老者颧骨很高,脸色暗淡无光,脸上布满皱纹,那皱纹使他的脸象树皮一样粗糙。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

    身穿一件洗的泛白的蓝色中山装,一条从腰垂到裤脚的直筒裤子下,一双白底黑面的新布鞋显得格外的显眼。而他身上最引眼的并不是那双崭新的布鞋,而是他身后背着的一件用麻布包着的物件。

    楚天禄赶紧把老人迎进大堂,他的眼神不禁的瞄向了老人后背背着的那件东西。

    而此时一股浓郁的土腥味随着老人走进,也钻入了楚天禄的鼻孔,使他不禁的又皱了皱眉头。

    这种土腥味很特别,楚天禄虽然以前没接触这个行当少,但家里世代都是做这个的,了解的东西可是不少,一闻这股味儿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盗墓的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