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女鬼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女鬼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不错,我是见过一位前辈。顶 点 X 23 U S你们认识吗?”楚天禄照实说了出来。

    那位女鬼似乎早就知道了一样,并没有对楚天禄的回答做出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喃喃说道:“看来他是看中你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有个了结了!!”

    “什么?你在和我说嘛?”楚天禄听到她的发声,但一点都没有听清楚,于是开口问道。

    他这一问倒也打断了女鬼的思绪。

    只见她缓缓的扭了扭头。楚天禄以为她要转过身来,屏气的看着她。没想到她转到侧脸的三分之一处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开口说道:“这里我想那人应该和你说过了,也不用我多说了,我之所以出来,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楚天禄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还是有求于我,这下就好办了。于是他装作一副吃惊的模样说道:“什么?你说让我帮你的忙?我没有听错吧?”此刻,楚天禄心中已经有数,最起码她是不会害自己。这样一来的话,先听听她要自己帮什么,然后再弄出泥鳅他们。

    “不要放肆,我现在是好好和你说,你也不要有恃无恐,我已经在这里这么多年,也不在乎以后都在这里。倒是你,要是死在这里的话,嘿嘿……先不说这里的邪法你能不能熬的过,就是我这关你也很难过的去。”

    楚天禄心中一凛,细细品味这女鬼和他说的话,判断话中的意思能有几成的可能性。

    “我现在能站在这里和你这么说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脾气特别的好?如果你有这样的心思,我希望你还是早点收回去。”女鬼的话中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的情绪波动,但明显又阴冷了不少。

    没等楚天禄接话,女鬼又说道:“能在三千三百三十三个怨魂中脱颖而出,魂魄凝成实体,你知道我吞了多少枉死的鬼魂吗?当年死在这里的人,几乎有一半的鬼魂都是被我给生吞活吃了,才有今天的我。如果你想挑战一下,你尽管试试看。”

    楚天禄不是傻子,既然她说出这样的话了,你要是再去找没趣就没有意思了,那完全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表现。他沉默了片刻后,又开口问道:“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到底让我帮你什么吗?咱们可是第一次见面,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再说了,你要是真的有让我出不去的心,我也未必怕了你。”

    “哈哈哈哈!!很好,我有点喜欢你了。

    咱们废话少说,我感觉到食魂尨已经察觉到我离开血池了。要不了多久,它就会过来!!到时候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了。

    其实我要让你帮忙的也很简单,就是帮我把这里的血池给破坏了,好让那些苦难的冤魂能离开这里,早日投胎。如果事成,我还在的话,我定不会让你白帮我的。

    至于我是谁吗!!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我只记得当年我才刚及笄,行完笄礼后,相公家就来花轿接我过门。

    我相公家是名门旺户,他人也知书达理,仪表堂堂。我当时知道嫁给他的时候,还真的开心了好一阵子。”说到这里,楚天禄终于从她的话中听到了一丝温柔的感觉,想必她现在正沉浸在当时的那个幸福的场景中。

    “本以为从此以后会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谁想到刚到相公家,拜堂礼刚行一半,就来了一伙黑衣人。他们进门后二话不说,凶神恶煞般的把在场的宾客连同我婆家人全部抓了起来。然后挑出年龄不超二十岁的女性带走,其他人统统的杀死。”说道这里,楚天禄明显感觉到空气中多了一道杀气,并且那女鬼的话声中也满满的都是憎恨之意。

    楚天禄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在当时的那种旧社会中,女性其实更多的都是男人的附属品。

    能够嫁给一个知书达理的大户人家,并自己能满意的郎君,对于当时的女性来说,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奢侈。

    很多女性还没等成年就被卖到大户人家为奴为妾,更悲惨的甚至很小就被卖到青楼学习讨好男人的技巧,乃以维持她们那脆弱到不能经历一点风雨的生命。

    楚天禄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又不知道如何去慰藉一个有如此变故的人。虽然经历了数千年,但这样刻骨铭心的仇恨,往往是不会轻易抹灭的。

    “当我们被抓到一个营地的时候,才知道,在我们之前那些畜生已经抓了满满的一营女人,听那些看守的说要把这些抓来的女人献给什么大人。

    谁承想,当天晚上那些人就把抓来的那些人秘密的转移到了这里。

    一共有三千三百多人,到了地方才知道,他们嘴里的大人其实是根本不存在。他们是要把活人当祭品送给鬼差来换取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当时被一起抓来的那些女人们被那帮人喂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我则因为被一位小头头看上了,他为了寻求刺激,没有给我喂药。这也直接导致了我亲眼目睹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那女鬼似乎说的轻描淡写,但楚天禄从她的轻颤的背影中可以看出,她此时还对当时的那场惨绝人寰的事件心有余悸,虽说人鬼殊途,但对于恐惧,两者是没有多少不同的。

    所以说,并不是人死了之后就什么都不怕了。一般死了的人,他最怕的就是害死他们的人。除非是怨气冲天化为厉鬼之后,才会有可能找他的仇人报仇。

    一般死去的鬼魂要么就是因为执念,要么就是因为被人恶意为之才化成厉鬼。而正常死去的人是不会害人的,除非你招惹到了他们。要不怎么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的呢。

    楚天禄静静的等着女鬼继续往下说,可是女鬼并没有再往下讲述,而是死死的盯着石台上往外翻腾的血液。不知是不是因为她不愿意再回忆起当时的那场屠戮,还是此刻想到了伤心之处,难以往下继续叙说。

    楚天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不忍!!他此刻有些心疼那些生活在帝制旧社会下的那些个平苦百姓们,他们有什么吗?本就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他们,还要承受着那些王侯将相们的私欲。

    “哎……”可能是平复了心情,女鬼长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你刚才看到的墙上挂着的那些尸体,我是亲眼看着她们一个一个的被钉上墙,亲眼看着她们流干身体里面最后一滴血。也就是在哪个时候,我从恐惧慢慢的转变成了怨气,并且在我死后,那股怨气还变的更加的怪戾,于是我就不停的吞噬,最后就成就了现在的我。”

    “我其实是可以作为一个厉鬼在这世上存活,以我现在的修为,如果在冥界里,不敢说赶超鬼王,但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我并不想这么过。

    我想像正常人一样,去走一走奈何桥,喝一杯忘情水,把这辈子的痛苦忘的干干净净的,重新再活一次。

    但对于常人,这是轮回必经的过程,是谁也逃不了的命数,也是最最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这些被困在这里的魂魄来说,却是奢侈。

    所以我想让你帮帮我们,把这里的禁制给化解掉,让我们能离开这里。”

    楚天禄之前就知道这里有禁制,所以并没有太过吃惊,于是开口询问道:“之前我听胡亥前辈说过,要破这里的祭坛,需要破去其他的几处祭坛。怎么听你一说,好像就破了这里的就可以了呢?

    再说,破这些祭坛的话,是直接摧毁?还是需要其他的一些东西,这些我根本就不会!!”

    女鬼听完楚天禄的话,并没有再出声,四周一下就变的安静起来。似乎她是在判断楚天禄说话的真假。

    “我说,你就不能先把我的朋友放回来吗?既然是要合作了,是不是应该有些诚意才对?”楚天禄乘机再次争取道。

    女鬼缓缓的点了点头,只见她抬起左手往前一挥,泥鳅和秋雨就凭空的出现在了之前他们消失的地方。

    泥鳅和秋雨似乎还被石台吸引一样,两人呆滞的看着石台,不见有什么动作。完全就是一副失去心神的状态。

    楚天禄有些担心他们,赶紧走了上去,也不管那女鬼如何想,伸出右手中指,在二人的脑门上各点了一下。

    “啊……”

    “啊呀……”

    泥鳅秋雨同时惊叫一声,也不知道他们是突然从迷茫中清醒所致,还是他们见到了眼前的女鬼所致。

    “小爷,这里很邪门,咱们快走。”泥鳅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让楚天禄赶紧撤。

    秋雨也是同样的反应,人已经开始往回退了。

    楚天禄心中奇怪,泥鳅这家伙居然没有问自己眼前的这位女鬼!!这完全不像他的风格啊!!

    不但如此,就连秋雨似乎也无视了就在她不远处的女鬼。这让楚天禄心中很诧异!!不由的开口问女鬼道:“你是不是对他们做了什么手脚?”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