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尸墙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尸墙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三人刚穿过石台,楚天禄就发现从空间深处石壁的两边,各有一根小腿粗细的圆形管子,顺着石壁延伸了过来。mcom到他们身前,那管子又形成了一个九十度插入了石板下方。

    楚天禄心中有点奇怪,这根管子怎么看都有点像现代的下水道,或者水管道的那种管子!!难道两千年前就已经有了这么先进的技术了吗?

    楚天禄刚想蹲下身子查看,一旁的泥鳅也发现了那根管子,当然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并有些夸张的上前用手敲了敲,一副专家模样的说道:“这是石头管道,看来这里早就通上了自来水!!这水肯定是连接刚刚那个石磨,不然他们磨东西的时候没有水润滑,肯定不行的!!”

    楚天禄本想制止泥鳅,但泥鳅一直以来毛手毛脚的习性总是让人无可奈何!!还好不是什么机关陷阱,如果是的话,他这么毛手毛脚的,早晚要出大事。

    泥鳅说的话也提醒了楚天禄,他刚刚还有点猜不透这管子的用途,经他那么一说的话,觉得也有点道理。当然,并不是说是接水磨磨,而是觉得应该和那个石台有关系。

    “这么长的一根石头管子?这不可能吧!!就以现在的科技也不一定能做出这么长的石头管道,这也太神奇了吧!!”秋雨看到之后,也觉得不可思议。

    楚天禄心想,在这里放置两根石管,不知道他们的用意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建造者肯定是不想这管子过早的破损,不然的话用木头,或者竹筒,来代替的话,不是要比用石头掏空打磨要省事的多!!想必他们是想这里的东西能用的长久,不至于经过岁月的腐蚀而溃烂。

    再往前走了差不多有四五米,楚天禄看见一根高有三十公分,宽厚有十来公分的长方形石柱,它的上平面被挖出月牙形的凹槽,那根石管刚好就放在凹槽中。看来这根石柱应该是托起石管,不让石管太长而产生断裂使用。楚天禄向前看去,果然每隔四五米都有一根这样的柱子托着石管。

    楚天禄还发现,放在凹槽里的石管上明显有连接的痕迹,只是那痕迹被隐藏的很好,要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

    楚天禄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起来,发现石管之间的连接处是白色物质,有点像石灰粉。

    小时候读书的时候,有一篇关于长城的课文,说它存在了几千年,但还是坚硬如初。于是楚天禄回家就问过一次他的父亲,万里长城建造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坚硬如初。

    当时他的父亲很耐心的和他讲了其中的原理,因为古人建造的时候手法独特,最主要的是他们所用的粘合材料。那些材料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用糯米熬汤,加上石灰粉,在加入一些鸡蛋。当然这其中熬制的火候,和材料的比例是要严格控制的。

    长城有些地方它们的连接处就是现代人想要把它们分开都很难。楚天禄看着凹槽内的接口处,不由得就想起了这些。

    秋雨见楚天禄蹲下,也跟着弯下腰查看,并问道:“楚半仙,这上面有问题?”

    “熬!没问题,就是看看,你看,这些石头管子并不是一根,在这,有它们的连接处。”说完楚天禄指了指,并站起身来继续往里走。

    走着走着,消失不久的那股子阴冷再一次的袭了上来,三人同时的打了个寒颤,并且灯光似乎也飘忽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寒意立刻让三人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小爷,你感觉到了吗?我怎么老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们呢!!你感觉到了吗?”泥鳅再一次的把脖子缩了起来,看他的样子,似乎挺在乎他的小短脖子似的。

    “我也觉得挺不舒服的,就像被猎人瞄上的猎物的那种感觉。心里有点发毛。”秋雨也小声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并再一次的拽住了楚天禄的衣角。

    “心里作用!!哎!我说泥鳅,秋小姐人家第一次下墓,不适应也就罢了,你不是一天到晚跟我吹嘘你是如何如何的跟着二叔倒斗的吗?我看你就是杀猪吹屁股,假装行家的吧?”楚天禄其实心里也有那种不安的感觉,但他知道,现在可不能与这两人说实话,不然的话,大家绷着的那根神经就有可能断,憋着的那口气要是一松,后面再想提起来可就难了。

    泥鳅一听楚天禄说他外行,这下可把他的逆鳞给碰到了!在这几人里,他一向视自己为老手的,如果要不是楚天禄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泥鳅可不会听他这个门外汉的指挥的。

    就听泥鳅有些抗议的说道:“你懂什么,这叫第六感!!知道什么叫第六感吗?一个人在未知环境下,这种感觉很重要的,不然的话,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跟着我走,看胖哥怎么把你们带出去的。”说完,泥鳅抬脚大步的就往前走了过去,转眼就把二人落下挺远的距离。

    楚天禄本来就是想激一激他,让他不要生出胆怯之心,看来这一下的效果还挺不错的。

    一直都是楚天禄开路,现在泥鳅跑前面去了,楚天禄倒也有闲空仔细的打量起周围来。原来这里并不是没有字,只是那些字看来都不是有意刻画上去,还有一些篆文,和一些横七竖八的划痕,楚天禄猜想,这应该是建造这里的工人建造过程中无聊所为。

    现在他倒对这里没有文字能理解了,毕竟这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墓,所以没有记载墓主人的文字,或者代表墓主人身份的东西就很正常了。

    楚天禄看着看着,一处清晰的划痕出现在楚天禄的眼前。楚天禄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差点没被堵在胸口的那口气给呛的休克过去。

    原来,楚天禄看见的那个划痕是他们楚家独有的暗记,只有楚家人才知道。这还是以前楚天禄的爷爷带着他二叔和他父亲倒斗的时候教给他们两人的,说是祖上传下来的。

    楚天禄也是在一次偶然中找出了被他父亲深藏的那本暗记书记,当时因为好奇,就花了点功夫记了下来。

    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自己熟悉的东西,怎能不让楚天禄心中激动呢!!那暗记很简单,一条直线前端一个箭头,往右弯了一下,在箭头下方一个很不明显的一个小点。

    很多人可能就以为,这肯定就是一个指路的标志。楚天禄知道不是!这是一个告诉楚家人在前方藏了东西的标记。提醒认识的人要注意后面留下的标记。

    楚天禄心中虽然又是激动,又是紧张,但也是松了一口气。进来这么久,终于有二叔的消息,也很有希望他就是最后从这里出去的人。

    楚天禄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泥鳅和秋雨的时候,就听见一声短促的惊叫从前面传了过来。紧接着,泥鳅的人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一张脸白的有些吓人,结结巴巴的说道:“死…死…死人!全全全都…都是…死死人!!”

    楚天禄见他那表情,知道前面一定是有情况,并没有急着冲向前去查看,而是小声安抚泥鳅道:“慢慢说,咱们进来这里死人见的还少?没见这还有位女同志吗?也不怕秋小姐回去跟米国佬讲你的笑话?看见什么了,好好说!!”

    楚天禄这话很是管用,泥鳅听完马上直了直胸口,刻意的咳嗽一声,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秋雨,见她并没有异样,这才安心的说道:“刚刚我在前面走,不远处就有了一个小弯口,奇怪的是,镜子的光线竟然照不到那个弯口里。我为了确认地形,就冒险过去看了一下,谁想到,那边的墙上挂满了尸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