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传说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三十六章 传说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鬼蛇,如果从字面上的意义来看,应该是属于阴间的蛇。xcom其实这样理解也没有错,只是它的由来还有一个民间传说,当年秋雨的母亲讲给他听的时候也没有说清楚这到底是哪个地方流传下来的。

    话说很久以前,在深山里有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那里住着一群古老的部落。他们生性善良、淳朴,以打猎为主,耕织为辅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日子过得十分的安逸惬意。

    部落里有一位特别勇猛的青年名叫达戎,他形如猎豹,力大如牛,单手能举起五百多斤的石墩,在他十二岁那年,他就单枪匹马进入深山徒手猎杀一只比他体型大好几倍的黑熊。

    虽然他不是部落首领之子,但因为他出众的能力也让他在这个部落里赢得了不少的尊敬。

    也正因为如此,部落里好多的年轻姑娘都十分的中意他,希望能成为与他相伴终生的佳偶。

    而他从来不为所动,只对与他从小青梅竹马的姑娘情有独钟,两人整天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看得周围之人羡慕不已。

    但其中有一人心里却十分的嫉妒,这人就是现任首领之子扶余。

    扶余与达戎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一直非常的好,并且也有着出众的能力,在整个部落中也仅次于达戎。与他们一起成长的还有一位年龄相仿的姑娘九雅,三人几乎形影不离,相处特别的融洽。

    随着年龄的增长,九雅出落的亭亭玉立成为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达戎与扶余也开始参与部落里的一些比赛。

    因为每次比赛上达戎都能压扶余一头,总能取得部落第一,这也让扶余心中无比的不服。长此以往,渐渐的扶余从不服慢慢的转变成怒意。但城府极深的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过,反而更加的亲近达戎。

    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人简直比亲兄弟还亲,这也让全部落的人十分的欣慰,毕竟两位出众的人才能相处融洽不是坏事。为此部落中不少老人暗地里都称赞扶余的大度。

    然而每次转身后的扶余内心就会出现一股莫名的妒意,他嫉妒整个部落的人对达戎的尊崇,他嫉妒那些同龄的女子们看向达戎的崇拜目光,他嫉妒达戎所得到的一切。

    扶余在一次部落聚会后,明知道达戎与九雅的关系,他还是偷偷的向九雅表达了自己内心的爱意,他希望能得到九雅的芳心。

    在他看来,九雅之所以喜欢达戎,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向九雅告白。如果自己降低身份去表白的话,九雅定会投入自己的怀抱中,毕竟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是达戎所能相比的,以后自己可是要接任部族首领的。

    当他带着一腔热血,信心满满的向九雅表白的时候,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九雅却无情的拒绝了他。从那之后,九雅竟然连正眼都不愿意看他一眼,眼里只有达戎一人。

    悲羞之余,扶余并没有收回对九雅的爱意,反而升起了更旺的占有欲,他暗自发誓,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得到九雅。

    因此扶余就更加的痛恨达戎,他告诉自己,自己是首领之子,身份地位何等的尊崇。那些荣耀,那些羡慕的目光,甚至九雅都应该属于自己的。

    长久以来的积压在内心的邪念终于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恶魔,他决定要除掉达戎这个绊脚石,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藏在扶余表面之下的伪善还是被九雅给察觉,她从扶余每次看她的眼神中察觉,扶余对自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可能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于是她不止一次的提醒达戎,扶余并不像表面那样的善良,其实内心特别的狭隘,让他以后一定要多多提防着他。

    但豁达的达戎根本不相信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会对自己不利,所以每次九雅说起此事的时候,他总是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就带了过去。

    在全族人的祝福声中,达戎与九雅的婚期终于定了下来,就在三天后。而唯一心中感到不快的扶余一气之下,跑出了寨子一直到后半夜才踉踉跄跄的回来,并且还带着一身的伤。

    当他途径达戎家门口的时候,一股怨毒之气莫名的再次冒上心头,随后脸上又露出了轻蔑的笑容,那意思就好像在说,等着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达戎与九雅婚期,整个部落中充满着喜庆之意,到处洋溢着欢歌笑语,就像是在过一个重大的节日一样。

    部落里的老人们不停的跟达戎的父母道喜,恭喜他们家迎娶了部落里最漂亮的姑娘。而那些与达戎相仿的青年们就都围绕着达戎,不停的开着他的玩笑,说的达戎满脸绯红,但心中却特别的愉快。

    达戎发现,自己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扶余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他此刻最应该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才是。达戎还以为扶余睡过了头,于是就去了他家去找他。

    到了首领家一问才知道,扶余早早的就出去了。

    当他打听了以后才从别人处知道,扶余一早就出了寨子。此时达戎心中还在暗暗感激扶余,在他的心底,扶余早早的出寨子定是为自己的婚礼准备礼物去了,于是他不由的就往山寨门口走了过去,想迎迎他的这位挚友。

    到了寨子的大门口,达戎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一股危险的气息一下就袭上了达戎的心头。在山里一些优秀的猎人与生俱来就有一种感应危险能力,他们能提前预知着危险,从而提前做出判断,达戎就是这样的人。

    达戎艺高人胆大,顺着危险就出了寨门,没走多远就碰上了与他迎面而来的正是他的发小扶余。

    达戎把自己的不安告诉了扶余,而扶余却说他是因为新婚之事太过小心了。当达戎问他为什么会出寨子的时,果然如他所料,扶余说自己为他准备了一件大礼,就在山里,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

    达戎信以为真,跟着扶余就往他指定的地方走,走了不久,他就觉得后脑被人重击一下,随后就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以后,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身边哪里还有扶余的影子。达戎揉着还在发疼的后脑,回想着事情的经过,他一股不祥的预感一下就把他给笼罩其中。

    他此刻想起之前九雅与自己说的那些事,再与今天的事一联系,顿时就明白过来了。难道扶余是见今天自己与九雅结婚,把自己骗到这里来?想把自己害死吗?他越想越气愤,这个自己一直当成好兄弟的人用心居然如此歹毒!!

    达戎飞快的顺着来路往寨子里飞奔,当他远远的看见自己熟悉的山寨处冒起的浓浓黑烟,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不顾一切的冲进山寨,而寨子里的狼藉让他发疯似的往家里跑,一路上到处都是自己熟悉的身影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一颗心不住的往下沉。

    看着四周满是血腥的场景,达戎发疯似的一位一位的翻看着地上的尸体,想从中找到还有气息的人,直到他快要彻底放弃寻找的时候,才发现前方的草席下似乎有东西在动,他一下子就冲了过去,这位奄奄一息的青年正是自己族中好友。

    当他看到达戎的时候,眼中一下就透出了恶毒的目光,似乎他看见了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没等达戎开口问话,就见他颤颤巍巍的抬起早已不听使唤的手,想去掐达戎的脖子。不停往外呕血的嘴里还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是…叛……”话没说完,一口气就断了。

    达戎的一颗心彻底的沉到了谷底,他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怨毒,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好友,平时见到自己就像是见到亲人一般的呀!!什么事让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自己产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而且到生命最后一刻还不想放过自己呢?他嘴里说的叛什么?

    达戎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不敢想象,如果灾祸蔓延到后寨的话,那么整个寨子岂不是被屠杀一空?这到底是什么人会挑这样的日子下手?他可没有忘记今天可是自己的婚礼之日,自己的家里还有一大堆亲人,还有自己的爱人都在等着自己。

    居住在深山里的部落之间相互战争是属于很正常的,但一般都是事出有因的,大多数都是为了争夺地盘,或者争夺女人所发起的战争,这样的战争在开战前一般都会提前下战书,然后再展开部落之间的战争。

    达戎他们的祖先因为崇尚和平,所以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找到了一处隐藏于深山中的秘处,外面知晓的人并不多,所以最近几十年里一直都是过着没有硝烟的平静生活。

    达戎脚下快速的飞奔着,还好在他转了两个弯之后,那种血腥的画面渐渐的转弱,但却不见有一位寨子里的人在走动。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