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一百二十六章 有人靠近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百二十六章 有人靠近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费尔干纳盆地?听起来怎么有点少数民族的味道?是什么意思?”楚天禄对这个费尔干纳盆地一点概念也没有,他的印象中的盆地好像就只有四川盆地,还有吐鲁番盆地。mcom费尔干纳盆地是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还没等楚天禄把费尔干纳盆地这茬弄明白,泥鳅猛的站起身来,地上的青铜爵一下从他的大腿上滑落到地上,发出“铛啷”一声轻响,出人意料的是,泥鳅居然没有去管那尊青铜爵,任它滚落一旁。

    而他此刻正满脸涨的通红得看着手里拿着的那件东西,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样。仔细一看,泥鳅手里拿着的正是楚天禄在湖底密室中看到过的那半块鎏金虎符。(根据史记,虎符是周代军事家姜子牙发明的,是用玉石、青铜、或黄金等材料做成虎状,,劈为左右两半符,有子母口可以相合,左半符交给将帅,右半符由皇帝保存(以右为尊),是中国古代帝王授予臣属兵权和调发军队的兵符信物。)

    现在泥鳅手里的这半块鎏金虎符可能就是当年胡亥手中的虎符,如果这块虎符出世的话,它的影响力恐怕一点也不亚于埃及帝王谷发现的图坦卡蒙法老陵墓,必将轰动全球。

    “小小…爷爷,你…你…你刚刚到底是去哪里了?不会是自己一个人把这所大墓给淘了吧!!真不愧是二爷的接班人啊!!我以后跟定你了。”泥鳅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那种谄媚之相,当下就表了忠心,这一辈子都不离不弃了!弄的楚天禄有些哭笑不得。

    泥鳅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迅速的把地上的东西放进原来的包包里,神秘兮兮的把楚天禄拉到一边道:“这些东西可是宝贝中的宝贝,这要是带出去了,这要是带出去……就……就发财了啊!!躺着睡着吃也够咱们吃几代的了!!”泥鳅本来还想夸张点的修饰一下,无奈他肚子里的存货有限,憋了半天还是发财了他觉得最贴切。

    泥鳅回头看了看秋雨,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又说道:“我看冷美人的眼神有点不对,我总觉得她自从见了这些东西之后,好像就有些变了,你要小心点。这些东西,咱们最好两人分开拿!!”泥鳅和楚天禄不一样,他开始一直混迹江湖的,在有些事上,他还真的比楚天禄要强出不少。

    要说楚天禄一点都不在意这些,那都是tm的骗傻子的。经泥鳅这么一说,心中还真的就有了几分防御之心。

    楚天禄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咱们国家的历史文明,非常的有研究价值。

    虽说咱们这些淘沙客,土夫子干的这些买卖见不得人,但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绝对不会让重要的文物流落到外邦人的手里。

    要说不和他们做买卖,也不切实际,洋人的钱还是比较好赚的,弄点高仿的赝品什么的,他们就会喜的屁颠屁颠的当宝贝拿回家供着了。

    楚天禄心想,那包包边上的夹层里还有一件传国御玺,我还是不要告诉他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首先得要解决并不是这些文物,而是要离开这里才对。

    “不要出声,好像有声音。”哑鳖警惕的看向湖面的远方,出声制止泥鳅与楚天禄两人对话。

    楚天禄扶着秋雨和泥鳅哑鳖四人退到了两口石棺的中间,这样一来,湖面上就算有东西过来的话,一时也看不见他们的藏身之处,除非他们驶过平台的时候刚好转头看向他们这边,才有机会发现他们。

    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就听到了一阵窃窃细语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水流的声响,应该是东西划水发出来的声音。楚天禄他们听的出,这些人很是小心,他们是刻意的放慢划水的速度,尽量的不让拨水发出声音。

    渐渐的,楚天禄已经能听清了那些人的说话,全tm的是鸟语。楚天禄一个字都听不懂,只能转身求助的看向秋雨,刚好秋雨也正看着自己,只是她的眼神与自己接触的那一霎那就迅速的闪向了一旁。

    楚天禄知道,这时候也不是开口问她的时候,也就作罢。他悄悄的爬到棺材边缘,小心翼翼的探出小半边脸,观察眼下的局面。也想看看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居然也进了这墓中,而且还到了这里,看来定是有过下墓经验老手。

    楚天禄目光尽处,发现从他们之前过来的那个方向,缓缓的划过来三四条军用皮划艇,这种皮划艇楚天禄并不陌生,他在部队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经常用这种皮划艇。

    这种皮划艇有自动充气装置,它有两米多宽,长有四五米,它的前半部分是一个微翘的半圆形,中间的充气道上有凸起的把手,可供艇上的人抓扶,不至于在有风浪的天气里,人在艇上站不住,跌落海里。

    小艇的舱底看似薄薄一层,其实那里是经过特殊加工过的,特别的耐磨。皮划艇能载四到五个人,质量相当的好,价格当然也很不菲。

    楚天禄心中暗喜,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刚刚还愁没有办法离开这平台,现在这些人划着这么多的小艇过来,是不是冥冥中注定,他们命不该绝与此地!!

    楚天禄看见那几艘皮划艇中前两艘并没有满员,看样子也就两到三人的样子,楚天禄有点不确定!!

    为什么还不确定呢?那是因为这些人中有一大部分都是黑人。如果有人见过纯种黑人的话应该知道,他们的肤色真是太黑了,就像在煤炭堆里刚挖出来一样!!以至于在这里看他们的话,根本不可能看的清楚。这还的亏楚天禄双眼都是1.5以上的视力,才看清了前面两条小艇上的人数。

    看着船上那些洋鬼子的装束和他们发达的肌肉,楚天禄想到了之前秋雨带着的那几个洋人,显然这些人都属于雇佣兵,为钱什么事都能干的的主。

    刚高兴不过两秒的楚天禄,又想到了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他们这些人可不是出来探险旅游的!!都是有目的来到这里来的,而这些老外显然到这里来的目的也不单纯,换句话说,他们现在其实就是敌对双方,那些人怎么可能会出手救敌对方呢?如果被他们发现,不送几颗花生米就算是遇上心善之人了。

    这些人的双手并没有扶着小艇上供人把扶的把手,而是十分警惕的双手端着枪。

    待他们再划近些的时候,楚天禄看到这些人个个衣衫不整,脸上、身上多处都有割破划伤的痕迹,还带有血迹。他们端着枪的手还在微微的颤抖着,很显然,此刻这些人心里是特别的恐惧的。

    这么看来,他们这一路上应该并不好走,定也是遇到了一些凶险和伤亡,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可以判断出来。

    楚天禄心想:这些人定是和树林里发现的那两个脖子下有狼图腾纹身的洋人是一伙的,他们也找到了墓的位置,很可能就是带走钱二柱的那伙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