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七十一章 阴阳伴生魅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一章 阴阳伴生魅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他用所学的奇门异术把当时还没有开化的西域人民糊弄的深信不疑,都说他是天神下凡来解救苍生,他所到之处的西域人们都把他奉为神明,一时间西域各部落都炸开了锅,特别一些有想法的部落首领,一心想拉拢这位活神仙。顶 点 X 23 U S

    这么大的事当然也逃不出西域统治者狼面神的耳目,狼面神被吓的夜不能寝,但他毕竟是狼面神,心中的胆怯还是没有战胜他的天性。

    当他发出击杀令的要铲除威胁的那刻起,也是这位异人向他发动进攻之时。

    要说这位异人姓甚名谁,倒是没有人能知道,当时西域人民给他都叫他救世佛主,要不是他是中原人,都要把它捧为活佛了。

    狼面神派出手下缉拿这位中原异人,但都被这位异士用障眼法给躲了过去,他反而来到了狼面神的宫殿之前。

    用他的蛊术对狼面神使用了降服蛊,这个降服蛊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蛊术,实质就是一种*之类的,能让人在短时间听从施蛊之人的话。

    当狼面神中了蛊之后,这位南疆异人迅速的把他带到了隐秘之处,挑断他的手脚筋,对他采用了禁术。

    这种禁术前面已经提到过,就是要用人的精血,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禁术祭炼,最后在狼面神的身体里种下一棵被施过咒的种子,被种下的种子不需要在有阳光的地方生长,相反,越是阴暗污秽的地方,它长的就越快,越强盛。

    可能那颗种子是用人类精血祭炼出来的,所以它对人类的精血相当的敏感,换个说话就是说,它对周围的热量相当的敏感,只要是比空气中的热量高出一点点的东西,它都不会放过。

    当这位南疆异人把这棵树炼制成功带到中原之后,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挽救了当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国家。

    虽然这棵有伤天和的杀人树挽救了国家,但是它的杀伤力太过强大。它的不可控性使得皇族起了忌惮之心,在功成封赏之时,秘密的把这位南疆异人给毒杀,然后把那棵人脸怪树深深的埋到了帝陵之中。

    “这位南疆异人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狼面神炼制呢?”听的入神的泥鳅突然发生,打断了众人跟着秋雨的思绪道。

    秋雨扭头看了泥鳅一眼,顿了顿道:“这就要去问这位南疆异人了,当时也只有他知道苗疆那边有这样的秘术,你的疑问我是解不开了。”

    楚天禄看了看哑鳖插在地上的短槊,心头突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转头问向哑鳖道:“短槊下面那玩意是不是活的?”

    “是的,所以你们休息好了,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好!!很快这地上的狼面神就会感应到石床上的女尸腐去,到时候我的短槊不一定能镇住它。”哑鳖还是他那一贯的表情,按理说,地下那玩意一定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东西,但是他硬是憋了这么久,等楚天禄问了才说……

    “短槊下面插着的是狼面神,那么石棺上的那女尸又是什么玩意?她的嘴里可是放着聚阴珠的!!!她的来头肯定不小!!”泥鳅见楚天禄迟迟没有问出他心中的疑问,急的直蹦跶,一有空闲就问了出来。当然他的问话也是在场除了哑鳖之外,任何人都想问的问题。

    只是这个问题没有人能解释,或者说哑鳖不愿意说的更多。

    楚天禄有一种预感,哑鳖对这座古墓熟悉的很,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安。

    他与哑鳖相处时间不长,他总感觉哑鳖对自己是发自真心的保护,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又让他产生怀疑,因为很多时候,这个哑鳖显得特别的神秘,明明知道什么,但却从不主动说出,就算自己问了,也是急简单的应付几句完事。

    “阴阳伴生魅。有这个东西,能使得人脸怪树的威力更大,狼面神在地上吸收阴气也成倍的增长。”哑鳖出乎意料的居然回答了泥鳅的问话。

    “沙沙沙……”一阵轻微的晃动,带起周围山壁上的沙石微微的颤动,滑下一些碎石与细沙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就是这么不大的声音却像有魔力一般,使得在场的所有人心中同时的一颤,眼睛都同时看向石床下,哑鳖短槊插着的地方。

    那短槊原本插入有三分之二一直静止不动,带着周围的泥土是乌黑色。但此刻那把短槊却在一点一点的往上滑,而且周围地上一改先前的乌黑,从地里冒出来的已然是一股殷红之色,不但如此,那些殷红色的水迹不停的往四周扩散,扩散的边缘离楚天禄等人的位置已经不是很远了。

    楚天禄看着那把正在一点一点的往外滑出的短槊,心中不住的告诉自己,不能让短槊离开狼面神,而此时的哑鳖明显也意识到了这点,但是看得出,他对地上渗出的殷红有所顾忌,一时并没有上前。

    “这地上渗出的是什么玩意?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说清楚吗?”楚天禄看出哑鳖对地上的殷红液体有所忌惮,定了下心神,大声的问向哑鳖。

    “这液体是狼面神身体里的精髓,也是当年炼制它的时候活人的精血。这精血经过禁术炼制,在狼面神的身体里已经有的上千年的时间,它早已转化成了剧烈尸毒之物。别说活人粘上了,就算咱们现在离它在近点的话,都有可能中毒而亡。”哑鳖见此情形,也一股脑说了出来,免得有谁冲动上前丢了性命。

    泥鳅与秋雨听了哑鳖的话后,都下意识的往边上退了几步,见楚天禄还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她们也就停了下来,泥鳅问道:“这狼面神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起飙来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狼面神之所以祭出身体里面的精血,来跟咱们玩命,是因为他知道与他相伴的魅已经死了。这些东西虽然是邪物,但是都是有灵性的。说的通俗一点的话,他们其实是有感情的。刚才咱们要是没有打碎聚阴珠,那位女尸没有腐坏的话,有我的短槊封着它,这狼面神也就顶多发发火,利用自身的阴气使周围一定范围内有危险,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要是咱们不能尽快的离开这座墓的话,就算咱们不在这里,它也会找到我们。现在只能争取时间,离这家伙越远越好。”哑鳖说完,看了看楚天禄又继续说道:“要想不死的太快的话,最好能把短槊全部插入狼面神的身体,我那短槊对这些阴晦之物有封印的功效,只是这狼面神道行真的太深,现在隐隐有不敌它的迹象。”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