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五十七章 祭品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十七章 祭品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当楚天禄进到墓室里之后,四下打量了一番。

    这间墓室面积挺大,在进门的地方有一一人多高的三足鼎,左右各一个耳室,都是用整块整块的青石砌成,墓室四壁冷森森的,墙角都生满了绿苔,泛着呛人的潮气。石壁上的四角都有说不出名字的野兽雕像,托着的长明灯此时早已熄灭,衬托的墓室一点生气都没有。

    在两个耳室的中间位置,还有一条甬道,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楚天禄进了墓室之后就没有见到泥鳅,以为他去了耳室去找宝贝去了,也就没太在意。

    看样子这墓中曾经有大量积水,虽然众人不是为了寻宝盗墓而来,但是见这墓室的情况,都不由的一阵失望。

    说实话,这趟来这边,楚天禄的出发点虽然是找二叔,但是心里多多少少是想来找点宝贝的,要不是秋雨一直跟着自己,他都想现在到处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好带好拿的东西了。

    在楚天禄的印象中,这些墓里面都是各种陪葬物特别多的。这一路走来,除了门口的大鼎之外,真是什么都没有,心中暗骂之前的那两拨人拿的也太干净了。

    人都是这样的,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有期待感的,特别像这种暴利的高危职业,但凡能带出去一些有价值的冥器,分分钟土鳖变土豪,楚天禄当然也不例外。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悄然钻进众人的耳朵直达大脑,使得正在打量墓室的众人后背不由一阵发冷,警惕的搜寻着声音的来源。

    在这个时候,墓室里的气氛虽然带给大伙害怕的心里,但最让人恐惧的却是一些未知的事物发出的声音,哪怕是一丝多余的呼吸声也能让大伙的精神状况达到崩溃的边缘。

    这会大伙才发现在墓室靠里面的位置,停放了三口棺材,两口棺材上刻着各种奇怪的纹路,座在堆砌起来的石床上,还有一口大一点的棺材就奇怪了,它的四角被几个铜环悬空的吊在墓室里,显得相当的怪异与阴森,这三口棺材像是有令人心神转移的魔力一般,把大伙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也无形中给大伙的心理上造成了压力与恐怖。

    大伙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三口棺材上,担心那声音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楚天禄心想,不会又出粽子了吧!!这tm的就是邪,有的人干一辈子倒斗,也没见遇到什么阴晦之物,我这刚到地头,这就又要出来招呼我了,这次回去定要把生辰八字拿出去算算。

    当大伙都屏住呼吸,静下声来专心找声音来源的时候,那声音却又不见了。

    楚天禄不由得看向哑鳖,见哑鳖并没有什么异样,暗道:这家伙好好的待着了,应该没多大的事,心中顿时安心了不少。

    “杨老,你看这口棺材怎么这样?您老见识广,知道为什么么?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养尸一类的?”楚天禄看着那口被吊起来的棺材,心里就没来由的发毛,此时刚好问问杨秉言,看看他怎么说。

    杨老好像对那口吊着的棺材也挺吃惊的,不过他还是给了楚天禄心中想要的答案。

    历来古墓的设计者都会考虑到地下渗水的威胁,都会采用一些防护措施,比如利用排水沟,或者把棺椁放在高高的棺床之上,也有就直接用铜环铁链把棺材吊在半空的。这墓显然是第三种方式来防水的。

    杨老这么一说,楚天禄心中顿时没了刚才的担心。

    楚天禄从包里拿出火折子,扔到那些长明灯里试试看能不能点着,这一扔,还真的点亮了起来。

    就在楚天禄点完最后一盏长明灯的时候,秋雨突然的大叫起来,从她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内心是极度恐惧的。

    与此同时,就听到一声“咣”的声音从大鼎处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声大叫“我嬲你麻麻别,你想吓死哪个撒,这一哈可没把你胖爷给吓死撒。”就听泥鳅骂骂咧咧的从大鼎的入口处探出了头,手还不停的摸着脑门。

    虽然墓室中亮起的灯火给这座墓室带来了一点生气,但整个墓室里的气氛还是相当的压抑与紧张的,这种情况下,就怕哪里出现什么声音异响之类的,哪怕谁挪动脚步动静大了点都会引起大伙一阵的心惊肉跳。

    当大伙看见让秋雨尖叫的原因的时候,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把泥鳅的叫骂声直接给无视掉了。

    楚天禄并没有去管泥鳅,只是没好气的骂了一句道:“你奶奶的这是要钱不要命了啊?你知道那大鼎是干什么用的吗?要是人家是用来做祭祀用的话,你现在爬进去,不就成了墓主的活祭了吗?赶快下来。”说完,楚天禄也不在去理会泥鳅,心想,刚刚发出来的细微响声应该是泥鳅钻到大鼎里寻找冥器而发出来的。

    泥鳅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道:“小爷,我可不是第一次下来,你吓唬不了我的。”

    他们看到墓室的墙上一副完整的骷髅被一根有手腕粗细的铁钉死死的钉在墙上,那种死法显然不是为了陪葬,倒像是一种邪术中的祭具,看的众人从脚底板往上冒着凉气。

    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用这样邪恶的方法来祭死去的人?这未免也太过残忍了……

    因为整个墓室已经被长明灯点亮,四周的环境已经能看清,楚天禄再往其他三面墙上看去的时候,发现那三面墙上分别都有一副与先前看到的那副骸骨一样的情形,全部用钢钉死死的钉在墓墙上。

    这会泥鳅可没有众人的“雅致”去观赏墙上的骸骨,只见他正艰难的往大鼎外蹦跶,可能是因为个子的原因,始终没有抓到得力点,所以人也不能顺利的从里面爬出来,嘴里也不停的嘟囔着,也不知道是在抱怨放这大鼎的人龌龊,还是在抱怨自己的个子不够。

    杨老首先反应了过来,在这伙人当中,只有他经验最丰富,对墓里的这一切适应能力明显要比大伙强,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哑鳖在内!!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