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二十九章 秋雨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十九章 秋雨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3 | TXT下载 | ZIP下载

    楚天禄见女子只是与杨秉言交谈,并没有要搭理他们三人的意思,好似他们三人连他的那些手下都不如的似的,心中隐隐有些生气。

    女子有意无意的把杨秉言引到了那间卧室门口,小声的与他交谈着,明显是不想让楚天禄等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楚天禄很随意的观察房间里的布置,人也有意一点一点的靠了过去。

    楚天禄心想:你们是不是把我们都当傻子看待了?这刚把我们叫过来,就跟我们玩鬼鬼祟祟的这一套,谁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安的什么心,我还是要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小心为上。

    虽然杨秉言与那女的离他有点距离,说话声音也放小了,但是经楚天禄这么一倒腾,也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他们说的大概。

    “杨老,来的怎么都是这么年轻的?他们那些老家伙怎么一个都没来?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女的说的。

    而杨秉言却说:“我也没想到,据我估计,他们肯定已经猜到了这事与盗……”杨秉言说道这立刻换了一个说词道:“与下面有关,以那帮土夫子的精明,不会让一些没用的人来的。咱们暂且看看再说。”

    泥鳅也与楚天禄同感,此时正阴阳怪气的说道:“美伢子,不光只有你的这位杨老辛苦了。咱们三个也是千里迢迢的被你给招呼过来的,你这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吗?”

    而哑鳖这会已经坐到了沙发上继续他那思考不完的人生。

    那女的听见泥鳅说的话后,并没有任何反应。又与杨老说了几句才走过来道:“累了可以休息,你的那位朋友就比你们识趣的多。”话声中听不出丝毫的感情波动。

    泥鳅被她这么一说,一时愣着不知如何往下接了,一屁股狠狠的坐到沙发上,像那沙发何时得罪他一样。

    女子与杨老此刻也已经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楚天禄这会也不指望这位女主人会如何招呼自己,也识趣的走了过去。

    他刚走到泥鳅身后位置,女子那有些生疏的普通又响起,使得想过去坐下的楚天禄尴尬了一下,就势伸出双手做了一个他认为挺酷的姿势,搭在泥鳅的双肩上。

    “各位,欢迎你们的到来。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秋雨,美籍华裔,出生在印第安纳州。现在是一名在读博士生,父母是地道的中国人。”

    “原来是假洋鬼子,怪不得她与那帮真洋鬼子混一起。”楚天禄听到这,心中才释然。但不知她为什么要带那帮人来这里?从他刚刚短暂的观察那些人,他发现这些人个个身体素质特别好,从他们离开房间的那种有序节奏,让他不由联想到军人这个职业。“这件事还真被徐三叔说中了,不是那么单纯的找人。”

    楚天禄继续听到秋雨说道:“我来中国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找我的父亲。关于这点我知道的与你们差不多。

    只不过在两个月前,美使馆突然从中国接回一位神志不清的学者,这位学者就是当时与我父亲同行之人。

    他回去说的最多的字就是鬼,西方人从来不相信有鬼,都说他神经出了问题,胡言乱语。经医生诊断,结果是受了强大的外来因素导致精神崩溃,通俗一点讲就是给吓疯了。还把他送到了疗养院。

    我知道后,也去见过他。与他的接触中,我发现他也不是完全失去了理智。因为我父母是地道的中国人,很小我就从他们那里接受中国式教育。也像所有中国孩子一样,我母亲也会经常讲一些中国的鬼神故事给我听。那时候我对这些鬼神是深信不疑的。

    虽然他说话颠三倒四让人匪夷所思,但是从他偶尔崩出来的只言片语中,我判断出来我父亲他们可能遇到了危险,很可能被困在某个地方。”

    大伙都在认真的听秋雨叙说着,泥鳅突然冒出了一句道:“那你怎么知道他们是被困在中国?来中国找他们?”

    楚天禄心中也有这样的疑问。见泥鳅问话,轻轻的点了点头看向秋雨等待她的答复。

    秋雨并没有回答泥鳅的问话,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了杨老。自己也倒了一杯后又坐了回来。继续说道:“这要从两年前开始说起,当时我父亲在加州大学考古系任教。受杨老那篇论文影响,国外考古界对中国的历史文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说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我父亲的研究小组也不例外。他们自发组织了一个研究小组,决定到中国做一次实地学术论证。”

    “秋小姐,别绕那么大圈子了。直接说盗墓不就得了。你说的那么深奥,咱们没文化,听不懂撒!!”泥鳅听懂之后,明显看出他对秋雨有了排斥。就好像她在说他父亲要去挖他家祖坟一样。

    秋雨微微皱了皱眉头,打住了下面要说的话,不再出声。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就沉闷起来。

    楚天禄无奈的瞪了泥鳅一眼,提示泥鳅说话不要胡乱搅和。心想这才刚开始,不能让两方的关系就不顺畅,连忙开口打破场中沉寂道:“秋小姐,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与我二叔并没有什么关系!!那么你让我们来是?”语气中尽量的做到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杨秉言见秋雨并没有要回答的意识,接过话茬说道:“小楚啊,这事就得我说了。”

    因为在火车上杨秉言与楚天禄聊的还不错,对楚天禄的称呼不知不觉也亲近了不少。

    “当年她的父亲与霍华德博士到中国第一个是找的我。我刚到长沙,因为个人原因没有能帮上他们。当时你二叔在长沙盗…考古这块很有名气。所以我就建议他们去找你二叔楚宜财。”

    秋雨等杨秉言说完,脸上还是不带一丝表情的开口说道:“好了,我们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也说说吧!!我想这会你们也应该知道,此行可能会遇到凶险了吧?如果没有什么经验的话,现在回去也是可以的!!绝不拦你。不要本事不大,脾气不小的,到时候没人救的了你。”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