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画墓 > 第二十八章 到站
听书 - 画墓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十八章 到站

画墓 | 作者:煮一杯清茶| 2019-07-01 09:23 | TXT下载 | ZIP下载

    第

    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泥鳅到边上的供销社买了几包青岛钙奶饼干和几瓶桔子罐头,回来就开始检票了。

    这一路上差点没把楚天禄给别扭死了。别人的车厢里有说有笑的,甚至有的人带了扑克牌,把几个不认识的人凑到一起打发路途上的无聊时间。

    他们这间到好,明明四人一起的,却互不说话!!

    吴释诅好像有思考不玩的人生一般,每次看他,都会见他专注的想着什么似的。那模样与他的年纪极不相称。不知道的人指不定还以为这孩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泥鳅本来是个活跃之人,硬生生的被感染成了一个闷葫芦。

    车厢里谁也不搭理谁!!比陌生人都不如。楚天禄都有了找列车员换地方的想法……

    火车从长沙到福建需要三天半左右,从列车员那里得知这趟车晚点了差不多十来个小时。这就引来了旅客们或多或少的抱怨。

    不过晚点也属正常,听说铁路总局好像是要试着提速,这就导致没有被作为试点的车,在与快车快要同轨的时候,必须的停车避让,有的时候一等就好几个小时。

    楚天禄对这些倒是无所谓。蜗牛上树,总有爬到头的时候。

    就在火车进入福建厦门地界的时候,杨秉言慢慢的开始与大伙说话了。可能他也觉得毕竟是一起的,搞好关系很重要吧!!有一搭没一搭的就与楚天禄聊上了。

    从与他断断续续的谈话中,楚天禄才知道,他这次来福建完全是因为还一个人情。

    厦门位于福建东南部,处于九江出海口的金门湾,与台湾遥想相望。早在汉代,闽越王郢进兵南粤,开辟同安境内罗田至豪岭一带,称其为同安。武帝平定闽越王余善后,派上柱国左翊将军许督率兵屯戍于营城,为汉代属侯官县地。一直至郑成功改名其为思明州。后康熙十九年被收复。

    说到郑成功这位历史上的风云人物,就不得不提当年收复台湾的一个民间传说。这个传说还是楚天禄当兵时一个厦门的战友讲给他的。

    相传当年郑成功父亲郑芝龙归降清政府后,多次受命前往招安,郑成功坚决拒绝。清政府见招安不成,便出兵攻打。

    在清政府攻下安平后,其母不堪受辱,自缢而亡。郑成功得知立刻率兵赶回与清政府死战,但无奈清政府当时兵力强盛,不得不铩羽而归。后清兵一直掐其咽喉,不让他有喘息之期。

    无奈之下,郑成功只得率领手下余众渡海养息,当时郑成功的目的地是早年郑芝龙的根据地日本。

    不承想到船刚出海就阴风大作,狂风骤雨带起滔天巨浪,把郑成功的船队吹向了只有一望之遥的台湾岛。郑成功当时哀叹一声道:“天意如此,非我之罪也。”说完就闭上眼睛。

    说来也怪,在那种恶劣的天气下,郑成功的船队没有一艘受损。还连人带船的被吹上台湾岛。当地的原住民见在那种天气里突然冒出那么多人。都把他们当成了天兵天将下凡来解救他们。自发的来到海边焚香叩拜。

    当时岛上驻扎着的葡萄牙人哪里见过这样的诡事。一个个都被吓破了胆,不敢动弹。

    最后为了保住性命,葡萄牙人答应让出台湾。

    收复台湾后,在军中就有了这样的一个传闻。说当年郑王爷船上闭眼任天命的时候,其实是在与冥差谈话,所以才会安然无恙的上岸。

    还有人说郑成功当时走的匆忙,在厦门留下了大批的宝藏等着以后打回中原时备用。

    郑成功虽然一直想打回中原,但是他的夙愿至死都没能实现。

    ……

    吴释诅一路上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泥鳅还是逗弄他。或许是这车上真的是太无聊了吧。但是不管他怎么拿话激他,损他反正就是不说话。最终泥鳅不得不从他有限的知识宝库里给他起了个响亮的雅号“哑鳖”。

    吴释诅也任由他叫,也不承认,也不反驳。

    火车终于还是到站了,刚踏出车门,泥鳅就自顾自发泄道:“拉稀还要吃辣椒,两头受罪。可算他奶奶的到了。”

    四人很快就出了车站。

    杨秉言叫了两辆黄包车,楚天禄与吴释诅上了一辆,杨秉言上了一辆。这会泥鳅就不干了,跑到楚天禄他们车边上,对着车里的吴释诅哀求道:“哑鳖,咱们换换吧。你胖哥不喜欢那姓杨的老头。”

    哑鳖也好说话,起身就下车一气呵成,看的泥鳅心花怒放的。

    黄包车很快就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招待所前停了下来。

    杨秉言好像对这里很熟的样子,领着他们直接就上了三楼,到318号房门前停了下来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高大的洋鬼子,洋鬼子与杨秉言叽里呱啦的说的鸟语,应该是在询问着什么。

    泥鳅一见是一位洋鬼子,顿时就起了警惕,暗中向楚天禄打了个眼色,意思让楚天禄小心点。

    楚天禄也是一愣,虽然说现在已经对外开放了,来国内的洋人也多了起来。但是那也是局限于大城市,像福建这里交通也不发达,到处是山水的,出现洋鬼子还真是有些稀奇。

    洋鬼子与杨秉言说了几句后就让大伙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紧凑得当的套房,卧室的房门是关着的,客厅中央摆放着一个玻璃茶几,围在茶几四周的沙发上坐着四五个同是外籍的男子,正探着身子认真的听一位二十四五岁模样的东方女子讲着什么。

    此刻女子抬头看见楚天禄等人进屋,示意那些人外籍男子收起桌上的东西离开。

    楚天禄心中暗暗称奇,心中暗道:“这么多洋鬼子……看样子还都是这女的手下!!估计这女的应该就是找我的那位!!”想到这,不禁就多看了女子几眼。

    这一看,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由心而发,没等楚天禄继续往下想,泥鳅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抵了一下他,附耳小声道:“好看吧!!!这才是真正的美伢子呢!!”

    楚天禄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失态,而此时那女的也看向楚天禄。眼中似有似无的透着一丝不耐。

    女子等那些洋鬼子离开之后,迅速变换语种,用着明显有些生疏的普通话开口道:“杨老,快请坐。这么大老远的把您请过来实在不好意思。”楚天禄倒没觉得女子有些蹩脚的中国话好笑,反而觉得挺顺耳好听。

    “小秋啊,这是哪里的话。就凭我与你父亲的关系。就算不出这档子事,我也想去看看你们的。”杨秉言与这位女子说话的语调明显与楚天禄他们不一样,这让本就对她挺好奇的楚天禄更加产生了兴趣。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